<br>点击进入==== 国产4K高清露脸精品合集免空下載≥↘06.10--1<br><br>点击进入==== 国产4K高清露脸精品合集免空下載≥↘06.10--2<br><br>第4章:豪门立足<br>  第1节:赏赐<br>  庞小虎一个人平安地回到了南府。张二娘把他送到椰林镇外就自己回去了。<br>  他首先见到的是守在南府门口等他的陈妈。见到他后陈妈马上叫身边的一个丫环赶紧去把小虎的姐姐庞菊花叫来了。尽管知道小虎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庞菊花还是抱着他哭得跟泪人似的。<br>  七姨太袁茹玉听说庞小虎回来了,她马上吩咐贴身丫鬟把他请进了自己的屋子。她让儿子三少爷南志诚过来拜谢了小虎的救命之恩,女儿慧珠也出来向小虎致谢。小虎连称不敢,不过他拗不过七姨太,只好受了礼,然后恭恭敬敬地向少爷和小姐回礼。<br>  七姨太跟小虎说她在府里无权管事,等老爷回来后她会亲自去给他请赏的。她先让自己的丫环秋菊包了五十块大洋给小虎,说是自己的一点心意。这可不是小钱,这时候的一块大洋足够庞小虎的父母和姐弟们在家一个月的吃喝用度了。七姨太还对小虎说,这几天不用他干任何事情,让他好好休息,想睡觉也行,想去街上逛逛也行。小虎向七姨太道了谢,躬着身子退了出来。<br>  袁茹玉看着小虎的背影陷入了沉思。她自嫁到南府以后一直谨言慎行,不与任何人争执。但是她心里却压着一副重担,常常使她夜不能寐。她很需要有一个信得过的得力的帮手,而这个庞小虎就好像是老天爷特地为她送来的。可是她却拿不出什么稀罕的东西来笼络他,她现在有点儿后悔自己没有像其它的姨太太们那样跟老爷争宠争利了。<br>  庞小虎回去后吃了极为丰盛的一顿中饭,是七姨太吩咐内厨房做好后让陈妈给送来的。大姐和陈妈都在一旁陪着他吃。吃完饭后大姐回去继续做工,他自己去陈妈家里躺在她的床上睡了一大觉,一直睡到快吃晚饭时才醒过来。为了不让人打扰他,陈妈拽了条板凳坐在门口守着。<br>  小虎起来后发现陈妈歪着身子坐在板凳上打瞌睡,她昨晚因为担心小虎的安危没有睡好。她现在的样子比较好笑,一边打着呼噜一边还留着口水。她手里还拿着一件小虎脱下来的褂子,睡着前她还在为他的褂子上的破洞打补丁。小虎注意到她只穿了一件宽松的布衫,里面没有内衣。她那又白又大的乳房好像是要从衣服里面跳出来似的,小虎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小鸡鸡在慢慢地硬起来,心跳也加速了。可是现在还是大白天,来往的人比较多,他只好强行忍住了冲动,没有伸手去摸陈妈的奶子。陈妈早就跟他说过,允许他摸她的奶子。<br>  他想把陈妈抱到床上去睡,可是她的身子至少有一百三四十斤重,他试了一下,抱不动。他只好摇醒她。陈妈睁开眼睛见是小虎,问道:“小虎你怎么起来啦?再多睡一会儿。”<br>  小虎笑着说:“已经睡了半天了,再过一会儿天就黑了。”<br>  陈妈看了看天又看了看自己手里拿着的小虎的衣服,不好意思地笑了:“你看我,原来准备给你补衣服的,自己倒睡着了。”<br>  她起身去屋里找来一件她去世的丈夫的衣服,一边帮小虎穿上一边说:“这件衣服大了一点儿,你先将就着穿吧。”<br>  小虎说了声:“谢谢陈妈。”<br>  “说哪里话,是陈妈该谢谢你。还有我那个不争气的外甥周大海,他更应该好好地谢谢你。要不是你,老爷就算不要他的命,肯定会把他狠狠地打一顿再赶出府去的。”<br>  陈妈现在一点儿也不把小虎当小孩子了。她觉得小虎简直就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自己在南府里的靠山。回想起昨天从小虎手里接过少爷时,她因为紧张而尿了一裤子。她突然有了扑进小虎的怀里大哭一场的冲动,脸也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她去倒了一杯凉茶给小虎喝。<br>  第二天清早南府的大管家南七叔就派了一个下人来叫小虎去议事厅见老爷。自从入府以来小虎还是第一次去见这个远近闻名的南大善人,他以前连大管家南七叔也没有正式见过。一路上他都在考虑见了南德昌该说些什么。虽然南德昌有着“南大善人”的外号,小虎心里对他的印象却是一个十足的恶人。别的不说,单看南府里那一群凶恶的家丁就能知道主人的秉性。<br>  他被下人带到了南府的议事厅。这里一天到晚都有家丁守在门口,平时像他这样的普通下人是根本没资格进去的。南德昌叼着水烟袋坐在屋子的正中央,旁边立着大管家南七叔。庞小虎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们一眼,鞠了一躬,说道:“老爷,大管家。我是七姨太那边打杂的庞小虎,给老爷和大管家请安。”说完就他垂头站立在下面。<br>  南德昌虽然刚过五十岁,但是显得比较苍老,脸上有些浮肿,头顶上的头发也差不多全掉光了。不过他有着一双像老鹰一般锐利的眼睛,令人不敢直视。庞小虎一眼就断定,这是个很不好对付的家伙。他似乎就是一只凶猛的豺狼,不停地在寻找着对手的弱点,随时准备扑上去将对手咬死。大管家南七叔看起来也很精明,应该是个足智多谋的人物。<br>  穿越以来庞小虎接触的大多是些下层的贫民,这是他第一次和真正有钱有势的人当面打交道。按照后世的说法,这个南老爷应该是属于“恶霸地主”一类的人。他不但有自己的武装家丁,还兼任着椰林镇的镇长,是个黑白两道都不敢随便招惹的人物。庞小虎决定小心应对,千万不能大意。<br>  南老爷和大管家先是把庞小虎夸奖鼓励了几句,顺便问了问他当时是怎么跟那个黑缨罗刹谈判的。小虎小心翼翼地应对着,尽量让自己的语调平淡些,以免给人以邀功或者傲慢的印象。<br>  他没有提自己给那个叫红姐的女匪治伤的事,害怕他们追问他从哪儿学的医术,那可不太容易解释清楚。他把主要的功劳送给了褚四爷,说要不是他带人将那个院子围得水泄不通,他一个人根本无法说服那些女匪们把少爷给放出来。另外他还顺便为袁振武袁武师说了些好话。<br>  南德昌和南七叔听了他的叙述,满意地点了点头。他们在此之前从来没听说过府里有庞小虎这么个人,南七叔也是在少爷被救回来以后才找人打听了庞小虎的底细。原来是个新近来的打杂的小厮,家住在山那边的庞家村。他还有一个亲姐姐在府里干粗活,是府里的管帐先生老董新娶的媳妇。<br>  “识字吗?”南老爷问他。<br>  “回老爷,以前跟一个游方郎中当过一段时间的学徒,认了几个字。”小虎答道。他估计南老爷是想给他安排差事了,所以得先问问他的文化程度。他一个小孩子,要是不识字的话,恐怕没有什么适合他干的事儿。所以他编了一套自己跟游方郎中当过学徒的鬼话,以后也可以顺便用这个来解释自己那些“高明”的医术。<br>  南老爷又问:“会作对子吗?”小虎点了点头。<br>  南老爷决定考他一下。他让南七叔取来毛笔和纸,等丫环磨好墨,他提笔写下了“九天日月”四个大字。然后放下笔对小虎说:“你也来写四个字,要正好对上我写的这四个字。”还别说,南老爷写的字还是很有功力的。<br>  小虎拿起笔故意想了一会儿,这才在旁边写下了“万里风光”四个字。<br>  “对得不错!”南老爷看了忍不住夸奖起来,南七叔也在一旁附和。小虎谦逊地说:“我写的字太难看,跟老爷写的放在一起不合适。”<br>  南老爷听了这话很受用,他对自己的书法确实很是得意。他兴致来了,提笔又在“九天日月”后面加了“开新运”三个字,变成了“九天日月开新运”。完了把笔递给小虎让他也接着写。<br>  作为神童,庞小虎玩这些小游戏根本不用动脑子。问题是他出身贫贱,不能过于显露自己的才华,否则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他自己又无法解释清楚。所以这一次他假装冥思苦想了将近五十分钟,然后才在“万里风光”后面加上了“醉太平”三个字,正好对上了南老爷写的“九天日月开新运”。<br>  “好!太好了!小小年纪,能对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南老爷觉得自己的那几个儿子中没有谁有这等才气。这也是他的心病。他这一辈子欺男霸女谋财害命的事儿全都干过,奴颜婢膝谄媚讨好的事儿也没少干。好不容易挣下了这么大个家业,临老了却不知该交给谁来管才放心。唉。<br>  接下来南老爷问小虎想要什么赏赐。小虎虽然急于掌握权势,但是他心里打定了主意,决不能主动去跟这个老奸巨猾的南德昌要这要那的,否则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br>  但是什么都不要又太不合常理。于是他对南老爷说七姨太已经给过他赏赐了,他现在只求南老爷把他姐姐庞菊花在外院的差事调整到内院来,最好能过来伺候七姨太。这样他们姐弟俩就可以经常在一起了。<br>  南老爷没想到小虎的要求竟是这么简单,他一口答应了下来。然后他问大管家南七叔:“府里还有什么地方需要人手?”<br>  南七叔为人八面玲珑,当然揣摩到了老爷的意思。他答道:“张管事那一摊子经常忙不过来,我看是不是让小虎去帮他一下?”<br>  南老爷点头道:“好,就这么办。”<br>  第2节:少男得艳遇,熟妇也多情<br>  这下子南府里马上就传开了,新来才半年的小厮庞小虎被老爷提拔为管事,协助张管事管理南府里的那一大群男女佣人们。张管事名叫张德成,他兼着大账房的职务。除了管理帐目,他还要操心着府里所有房屋的修整维护,厨房的运作,各类日用物品的采办等等许多事,整天忙得不亦乐乎。内院的那些丫环老妈子的事他一直不想管。一来是因为他一个大男人跑内院确实不太方便,二来是几个姨太太明里暗里在勾心斗角,伺候她们的下人们也时常起冲突,他夹在中间不好做人。<br>  现在他把内院的这些事儿一股脑儿地全都交给了庞小虎,自己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小虎年纪小,在内院里走动比较方便。南老爷和南七叔也想藉此看看他到底有多大的能耐。<br>  对这件事最吃惊的就要数庞小虎的姐夫董义夫了。他万万想不到这个小舅子居然一下子就跳过了自己,成了南府响当当的管事之一。那天闹土匪时他本来没有在意,因为这帮土匪以前也来过,都没有闹出什么大事儿。南府养着的这么多看家护院的壮丁,他们可不是吃素的。<br>  后来妻子庞菊花跑来告诉他,小虎去跟土匪谈判,把被绑架的三少爷救了出来,自己却被土匪们劫持走了。庞菊花哭着要他想办法,可他哪有什么办法?小虎凭什么敢去跟土匪谈判?他又是怎么把三少爷给救出来的?这些他全都是云里雾里,一点儿头绪都没有。<br>  第二天他去找内院的看门人张德贵打听,因为张德贵是大账房兼管事张德成的弟弟,消息比较灵通。他还没问出个名堂来就听府里的丫环老妈子们奔走相告,说庞小虎已经平安回来了。<br>  董义夫知道自己没有太大的本事,他平时也就是在账房里帮着算算账。逢年过节和婚丧嫁娶之时他能跟着混一顿吃喝,从来都不敢指望能得到其它的什么好处。现在一下子全变了,周围的人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他。连平时有些看不起他的张德贵都用讨好的语气跟他说:“老董啊,想不到你有这么个有本事的小舅子。以后发达了可不要忘了提携提携兄弟我啊。”<br>  董义夫去了府里小虎住的地方,想找他问个明白,可是找不到他。问了几个下人后才知道小虎已经不和其它下人们合住了,他搬进了一个单间房,离内院的门不远。他现在不在自己的房间里。<br>  董义夫平时没事也不能随便就进内院去,他正要托一个丫环进去给小虎传信,却碰上了七姨太身边的陈妈来找他。她来通知董义夫,要他妻子庞菊花从明天开始就住进内院里专门伺候七姨太,还说这是南老爷亲口吩咐的。<br>  董义夫忙不迭地点头答应着:这可是个美差啊。内院的工钱比外院的高得多,也没那么辛苦,还能接触到不少南府里有势力的人物。他在南府干了十多年了,老爷和各位姨太太们从来没有拿正眼看过他。现在老爷亲自点名叫他老婆去伺候最受宠爱的七姨太,他能不答应吗?<br>  他不知道这其实是庞小虎的主意。小虎把姐姐安排在七姨太身边住下,这样她回家的时候会少了许多,也就不用三天两头地被她公公那个老不死的东西糟蹋了。<br>  董义夫回家跟他父亲说了这事。老头子最近身体不适,请郎中看过后说他是肾虚,须得安心调养。他明白自己年纪大了,精力大不如前。儿媳庞菊花既年轻又漂亮,他以前还从来没有肏过这么白嫩又健康的少妇,每次他一骑上她的身子就舍不得下来,结果耗费了太多的精气神,把身子给搞垮了。看来不服老不行啊。<br>  因此他没有反对儿媳庞菊花搬进南府内院里去住。在他这个年纪,爬灰可真是个力气活儿。虽然他很贪恋庞菊花的肉体,但是肏女人肏得过度了还是会觉得心虚气短,后继乏力。看来传宗接代的大事只能等自己的身子恢复过来以后再努力了。<br>  庞小虎已经跟大姐私下里说了自己的打算,她心中暗喜。回家后她丈夫老董害怕夜长梦多,催促她第二天清早就带上铺盖搬去七姨太那里。她掩饰着愉快的心情,收拾好一个随身的包袱,被心急火燎的丈夫送进了南府。进了内院后她才松了一口气:总算不用晚上陪那个糟老头子睡觉了。<br>  七姨太对她特别照顾,给她安排的活儿也比较轻松,主要是打扫一下屋子,缝补衣服,伺候一下花草什么的。小虎特别叮嘱她说:如果有人问起,就说弟弟从前跟一个游方郎中当过学徒,识得几个字,还懂一些医术。庞菊花虽然不明白小虎为什么要她这么说,不过弟弟说的总是不会错的,这一点她坚信不疑。<br>  她早就知道自己的这个弟弟聪明无比,只是没料到他这么快就成了有权有势的南府管事之一。现在连她自己和陈妈,还有南府那一大群丫环老妈子们都在他的管辖之下。她跟陈妈一样,开始对小虎产生了崇拜之情,他在她眼里变得高大起来,成了她的主心骨。一想起自己曾经说过要让小虎尝尝女人的滋味儿,还要给他生一个孩子,她的脸皮就红透了,心也跳得厉害。<br>  庞小虎在南府的得势也给他带来了一些烦恼。府里的好几个老妈子都去庞菊花那里打听小虎定亲了没有,她们都是受人之托,想给他提亲。幸亏小虎早已关照过大姐,让她对外说自己和庞家村的一个姑娘已经有了婚约,好说歹说才打发走了那些不肯死心的老妈子们。<br>  当上了管事后,离他心中的目标近了一大步,小虎异常兴奋,躺在床上很晚才睡着。半夜里一觉醒来,发现一个女人在温柔地揉捏着他的胳膊和大腿,很舒服。是陈妈。她也是因为睡不着,悄悄地跑来小虎的屋里找他说话。见他已经睡了,就坐在床边替他按摩身体。她被小虎按摩过许多次,已经无师自通了。<br>  小虎想起了自己白天对陈妈产生过的性冲动,心里一阵狂跳。他慢慢地伸手握住了陈妈的一只奶子,把它往自己跟前拉。陈妈小声对他说道:“冤家,轻一点儿。”说完她解开自己衣服的扣子,向他府下身去。小虎张嘴含住她的乳头大口吸允起来。<br>  陈妈被小虎吸得很舒服,开始小声呻吟起来。小虎的两只手并没有闲着,而是伸进了陈妈的衣服里面到处游走。他摸了一会儿奶子后并没有停下来,而是把手往下伸,伸进了她的裤衩。陈妈最为隐私的部位都被他占领了。她的喘息声越来越大,渐渐地她身上的衣服裤子都被小虎脱下来了,那条花裤衩也早已退到了脚踝处。小虎发现她两腿间早已泥泞不堪了。他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自己身下。<br>  突然间,陈妈的脑子里掠过一丝清明。她伸手撑住了正全力往下压的小虎的胸脯,不让他再靠近自己。她感觉到小虎两腿间的小鸡鸡已经碰到了她的阴唇。就这样借着昏暗的灯光他们对视了足足有半分钟的时间,谁也没有说话。<br>  最后还是陈妈撑不住了,她两臂一软,紧绷着的身子也松弛了下来。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叫道:“我的小冤家啊,进来吧!”随即张开了自己的大腿,让他的小鸡鸡插进了她的那个已经荒芜了两年多的肉穴里。<br>  小虎在这一世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处男,想不到头一次肏的竟是陈妈这样一个成熟的女人。他感觉自己的那根小腊肠进入了一个温暖潮湿的陷阱,舒服的要命。他坚持了不到两分钟就射在了陈妈的身子里面。陈妈用两手捂住自己通红的脸,小声叫到:“小虎啊,陈妈我可要被你给害死了!”说归说,她还是很快地从床上爬起来,找来一块布擦了擦自己的下体,然后穿好衣服出去舀了一盆温水来帮小虎清洗身子。<br>  这下子轮到小虎不好意思了,他的脸红得跟猪肝一样,软软的小鸡鸡被陈妈温柔地拿在手里清洗着。陈妈看了小虎尴尬的样子,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她一边给他清洗一边在他屁股上拧了一把,说:“没良心的小坏蛋,现在知道害羞啦?唉,以后还不知会有多少姑娘少妇,大嫂大婶们被你祸害呢!”<br>  第3节:初掌权力小管事,运筹帷幄大将军<br>  小虎当了管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陈妈的外甥周大海从家丁队伍里抽调出来给自己当助手。毕竟他年纪太小,有些事情自己出面不方便,必须有一个成年人来协助。当然,这件事他先请示了大管家南七叔,征得了他的同意。周大海早就被陈妈千叮咛万嘱咐,要他以后无论什么事都得无条件地听庞小虎的。<br>  周大海自己的能力一般,一直被褚四爷压得死死的。陈妈说只有跟着庞小虎干他在南府里才有出路。他师傅和褚四爷的师傅是师兄弟,按说他们有同门之谊。可是后来他们因为一个青楼女子闹翻了。虽然不是什么深仇大恨,但他们互相之间已经没有任何交情可言。这次能够离开褚四爷跟着庞小虎做事,他心里也觉得轻松多了。<br>  周大海对南府里的许多事情都很熟悉。庞小虎向他打听南府里有没有武功高强的女人,他一直对指点过他武功的那个白衣女人念念不忘。周大海想了想,说四姨太李秋月会舞剑,有一次家宴时她给老爷舞剑,他见到过。不过女人舞剑一般只是为了好看和取悦于男人,李秋月的真功夫到底怎样,他也说不上来。<br>  李秋月娘家是和南府不相上下的富豪。她有着一副娇嫩的脸蛋和妖艳的身材,平时比较受老爷的宠爱。再加上她是二少爷南志武的母亲,在南府里除了大管家南七叔,其它的下人们都被她呼来喝去的,就连其它的姨太太们也不时要受她的气。<br>  小虎觉得李秋月不像是那天夜里和他过招的那个女人,因为那个白衣女人的年纪明显地比她要大得多,气质上也不像。看来这南府里有意思的人物还真不少啊。这件事他只能暂时放在心里,以后多多留意。<br>  庞小虎还替袁振武牵线搭桥,让他和他的一帮徒弟们顺利地从南府接过了一些跑腿要账和押运货物的差事。袁振武虽然是七姨太袁茹玉的远房堂兄,但是平时并没有多少机会和她见面。袁茹玉在南府里没有什么权势,又是个女人,想帮他也很难帮上。小虎当了管事后,不但袁振武得了实实在在的好处,袁茹玉自己也觉得腰板硬了许多。<br>  十天后庞小虎在椰林镇外的一个树林子里又一次见到了李铁妞和张二娘,是黑缨大姐派她们来见小虎的,中间传递消息的人就是袁振武。这是上次分别时小虎就跟黑缨大姐约好了的:有事可通过袁振武来找他。<br>  李铁妞一见小虎的面就把他紧紧抱住,还把脸贴上去,亲热得不得了。小虎跟她开玩笑,说:“铁妞啊,咱俩还是离得远一点儿的好,不然你那个冷面媳妇会吃醋的。说不定她还会拿刀子往我身上扎呢,那可比你脸上的胡子扎起来痛多了!”<br>  李铁妞嘿嘿地笑着说:“不会的。咱那媳妇是面冷心热,其实她人可好了。”<br>  李铁妞刚松开手,小虎又被张二娘给抱住了。张二娘只有二十二三岁,她长得还好,就是脸上有些雀斑,有点儿煞风景。她是个发育正常的成熟女人,身上该凸该翘的地方都不含糊。张二娘在小虎的脸上亲了一下,故意娇声娇气地对他说:“小虎,你有没有心上人啊?要是没有的话,就可怜可怜姐姐我,当我的相好吧?”小虎在她身上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香气,看来她来之前专门往脸上身上擦了些香脂香粉什么的。<br>  李铁妞在张二娘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说:“二娘,别胡闹了!说正事儿要紧。”接着李铁妞跟小虎绘声绘色地讲了黑缨会伏击冯金彪的那场战斗。她说多亏了小虎出的好主意,她们在天柱峰下埋伏起来,果然打了冯金彪一个措手不及。<br>  冯金彪偷袭天柱峰时带的是县保安队的三十多个人,他们背着上了刺刀的步枪,身上挂满了子弹和手榴弹,还有干粮袋,等等。<br>  冯金彪不是第一次和黑缨会斗了。半年前他刚当上县保安队副队长没多久就得到手下的报告,说黑缨罗刹化妆进了县城,在城西的一家车马店落脚。因为贪功,他没有先向上级报告,只带着手下的五六个保安队员前去捉拿黑缨罗刹。结果被她轻易地脱身逃走了,在混战中他还被她一脚踢中裆部,养了一个多月才把伤养好。<br>  他号称南拳王,以前和人交手从来没有吃过亏。被黑缨罗刹踢伤这件事成了他的奇耻大辱,他发誓一定要把那个女魔头抓住,扒了她的皮。<br>  这一次偷袭天柱峰的起因是住在城南的一个木匠喝醉了在酒馆里跟人瞎吹,说他和黑缨会有交情,还和其中一个女土匪睡过觉。结果他被县保安队的人抓去一顿拷打后,吐出了实情:他确曾被黑缨会的人抓去天柱峰,为她们做过一段时间的木工活儿。<br>  冯金彪得到这个情报如获至宝,马上报告了县长大人,并提出了偷袭天柱峰的计划。因为黑缨会在整个海南岛都很有名,王县长想:要是能剿灭黑缨会,自己肯定能立一大功,保不定还能升官。于是他就同意了冯金彪的计划。没想到冯金彪的情报已经过时了,他们不但扑了个空,回来的路上还中了黑缨会的埋伏。<br>  他们一伙人先是被一阵从天而降的乱石砸死了四五个,突围时又有五六人滚下山摔死了,受伤被俘的也有十多人。冯金彪只带着不到十个人冲了出去。黑缨会这一边只有五六个女喽啰受了轻伤。<br>  这次伏击最大的收获是,她们缴获了将近二十支步枪和三百多发子弹,还有许多手榴弹,军服,干粮,等等。比起她们原来的那十几支破枪,她们真的可以说是今非昔比鸟枪换炮了。<br>  李铁妞告诉小虎,说黑缨大姐一再叮嘱她和张二娘,要她们向小虎表达她的谢意。她说要不是小虎运筹帷幄,定下这条妙计,单凭黑缨会是不可能这么轻易取胜的。她还说,小虎兄弟将来若是去从军,一定会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大将军的。<br>  小虎赶忙谦虚道:“哪里哪里,我可不敢当,这一次只是碰巧了。”不过能得到黑缨大姐的夸奖,他心里还是非常高兴的。<br>  李铁妞说,红姐的伤还没好,小虎上次留下的那瓶消炎药用完了。黑缨大姐想问一下小虎,能不能再给一瓶?<br>  小虎从怀里掏出一个装满了药粉的瓶子交给李铁妞,让她带回去给红姐擦伤口。他料到红姐需要用药,早就把这瓶药给准备好了。他还说再过几天就要给红姐的伤口拆线,因为他不能亲自去动手,只能把一些注意事项跟李铁妞和张二娘交待清楚。<br>  李铁妞和张二娘不敢再多耽搁,她们向小虎告辞后就匆匆离开了。分别时她们很舍不得小虎,张二娘的眼睛都哭红了。小虎站在那里向她们挥手告别,心里也感到有些不舍。等她们走得看不见了他才转身回去。<br>  第4节:春风苦无缘,兰花遭蹂躏<br>  南府中有一个人本来和小虎很亲近的,最近一段时间却很难见到。这人就是春兰姑娘。有一次她明明看见了小虎,却装作不认识,转身快步地走开了。小虎注意到春兰的穿着打扮比原来好多了,头上耳边都佩戴了不少贵重的金银饰物,完全不符合一个丫环的身份。<br>  后来陈妈告诉小虎,春兰已经不在七姨太跟前伺候了,她被老爷指派给大少爷南志勇当通房丫头了。不过小虎还是纳闷儿,她为什么突然就不理自己了呢?<br>  其实春兰一直在暗恋庞小虎,她觉得小虎也是喜欢她的。因为她表姐嫁到了庞家村,她知道了小虎的真实情况:他现在并没有定亲。不过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将一切都改变了。<br>  那天是大奶奶的生日。大奶奶姓吴,比老爷还大七八岁,是大少爷南志勇的亲娘。她还有一个已经出嫁了的大女儿,叫南慧英。她年轻时为南家的发迹出过不少力,老爷对她极为尊重。近些年来她每天都吃斋念佛,很少走出过她自己的院子。老爷每个月都按时去她的小院子里探望她。小虎只是在府里的一些重要场合远远地见过她两次。<br>  大奶奶从来不让家里的人给她大张旗鼓地做寿,今年也不例外。其它的姨太太们也不敢去打扰她,只是到了日子给她准备些寿礼送去。那天七姨太拿出自己亲手绣的一个枕头和一床被子,让春兰和另一个丫环秋菊去给大奶奶送去。<br>  回来的路上秋菊去为七姨太办另一件事,没有和春兰一起走。春兰迎面撞见了大少爷南志勇和他的两个跟班,他也是来给他母亲送寿礼的。春兰认出他了,知道这是府里的大少爷,就停住脚步低下头站在路边让他先过去。<br>  南志勇打量着路边站着的这个清纯可人的丫环,问她是哪个屋里的。春兰红着脸回答说自己是七姨太的丫环。南志勇越看她越喜欢,也不管她愿意不愿意,走上前一把就将春兰楼进了自己怀里。<br>  他这种事干得多了。对府里的女佣人,不管是妙龄小姑娘还是成熟少妇,只要他心里喜欢就抓过来玩弄,没有任何顾忌。他甚至还玩过比他大了二十多岁的奶妈。<br>  春兰心里虽然装着庞小虎,可眼前的这一位是府里的大少爷啊,府里一般的女人就是跪下求他也难得他看上一眼的。南志勇是个玩女人的老手,尤其喜欢那些未经人事的小姑娘。他将手伸进春兰的衣服里面又捏又摸,她想喊又不敢喊,那娇弱无力的模样更加激发了他的兽性。<br>  他对随身的两个跟班使了个眼色,让他们把风,然后将这个娇小玲珑的姑娘连拖带抱弄进了路旁的草丛里。春兰被吓得不知所措,几乎没怎么挣扎就被他脱光了全身的衣服。<br>  她当上七姨太的丫环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已经见过南老爷晚上是怎么在床上折腾七姨太的。现在轮到她自己了,不由得脸红心跳,手脚发软,浑身冒汗。南志勇没有怜香惜玉,他将流着眼泪的春兰按在草丛里狠狠地肏了将近半个钟头。可怜一株千娇百嫩的芙蓉花,转眼间就被揉得支离破碎,满地残红。<br>  在南府里,一般的丫环女佣若是被大少爷给睡了,可以从账房里多支一个月的工钱。这次却有些不一样,因为大少爷喜欢上春兰了。第二天他就去禀明老爷,将她从七姨太那里要来做了自己的丫环。在南府里,老爷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袁茹玉当然不敢反对。春兰离开时她还赏赐了不少东西给她。<br>  有不少熟识的丫环们都来向春兰贺喜,说大少爷对她很不一般。现在大少爷还只娶了两个女人,说不定哪天春兰也能当上少奶奶呢,至不济也能当个妾室。<br>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春兰来不及多想。但是她隐隐约约地觉得自己失去了一件珍贵的东西,再也找不回来了。不过堂堂南府的大少爷喜欢她,这让她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虽然从头到尾她都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br>  她心里觉得很对不住庞小虎,因此才躲着不敢见他。<br>  平时和春兰最要好的是丫环秋菊,她也很羡慕春兰。大少爷有一次抱住她强吻,还用手摸了她的奶子。她吓得要命,挣脱后飞快地跑了,事后却有一丝后悔。她刚进府没几天就被派去伺候老爷,已经被老爷破了身子。<br>  当时老爷喝醉了,看见一个俊俏的小丫环在身边伺候,就一把抓起她扔到床上,然后扒下她的衣裙大肏一通。秋菊那时才十三岁,被吓傻了,下体虽然很痛却不敢哭出声,更不敢声张。等老爷睡着后她才抱着自己的衣裤溜下床跑了出去,过后也不敢向其它人说这件事。<br>  老爷醒来后完全忘了昨晚的事,根本就不记得秋菊是谁。他搞过那么多女人,要记住一个普通的丫环确实也不容易。一个月后秋菊被派去伺候七姨太了。<br>  大姐庞菊花听说了春兰的事,晚上空闲时跑来告诉了弟弟。她原以为小虎喜欢这个春兰姑娘,担心他因此和大少爷发生冲突。大少爷的品行府里的下人们都清楚得很,除了好色之外,他还很霸道,谁也不敢得罪他。老爷也是这样的人,只不过老爷的本事比他儿子要大多了。<br>  小虎得知此事后叹了一口气。他对春兰姑娘并没有那种特殊的感情,只是同情她的遭遇。在这个时代,女人遭受凌辱欺压的事每天都在发生。他感到很无奈,只能在心里祝福春兰,但愿她以后能过上平安稳定的日子。即使是在后世,那些官二代富二代还不是照样横行霸道无法无天?跟他们比起来,大少爷的这些恶行还真算不了什么。<br>  看到弟弟脸上并没有悲伤愤怒的表情,庞菊花不禁松了一口气。她把弟弟的头搂在自己怀里,默默地抱着。来到南府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小虎长高了许多,个子快赶上她了。他的身体也强壮起来,从背后看去很有些父亲庞大山的影子了。<br>  从她记事起就一直在辛苦操劳的父亲母亲,现在因为小虎和她的接济,终于能够过上稍微宽裕一点儿的日子了,想到此她感到很欣慰。她抬起头来深情地望了弟弟一眼。<br>  小虎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两手把大姐的身子楼得更紧了。比起大姐来,他心里有着更多的忧虑。他知道自己正处在一个动荡不安的年代,各种天灾人祸频繁发生。若不预先筹谋小心应对,他和他的亲人们说不定哪天就会遭殃,被吞噬得一干二净。<br><br>  【未完待续】<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