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点击进入==== 国产4K高清露脸精品合集免空下載≥↘06.10--1<br><br>点击进入==== 国产4K高清露脸精品合集免空下載≥↘06.10--2<br><br><br>第8章:赤色风暴<br>  第1节:未雨绸缪<br>  受上次那个噩梦的影响,小虎很担心庞琼花,他的黑缨大姐。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了?他很佩服这个结义姐姐。她是一个非常勇敢的女人。在这个时代要将那些可怜的受欺压的妇女们聚集在一起与强权抗争,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br>  后世的历史书上对庞琼花这个女英雄的最后结局并没有可靠的记载。一种说法是她被自己的同志打成托派分子,遭到了清洗。另一种说法是她所在的部队被打散后她嫁给了一个商人,抗战开始后夫妇俩都被日本人抓住杀害了。<br>  按理说她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妇女解放运动的杰出代表,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人物。可是在官方的中共党史上却从来都没有她的一席之地。正史里的那些女革命家基本上都是那些男革命家的夫人们。直到六十年代红色娘子军这一革命文学的杰作问世,她的英雄事迹才开始广为流传。<br>  袁振国是做参谋的,能够接触到不少情报。庞小虎从他那里了解到,黑缨会确实已经被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海南独立师的女兵连了。她们和其它的红军部队一起攻占了好几个县,包括临近的乐海县,正带领那里的农民们大张旗鼓地分田分地,到处去挖土豪们埋藏的金银财宝呢。最近椰林镇这边的有钱人也开始变得惊慌失措了,连白天上街时碰到熟人都会被打趣:“老板啊,家里的浮财都埋好了吗?”这时他们要么脸红脖子粗地失口否认,要么夹着尾巴落荒而逃。<br>  袁振国还告诉小虎,上峰不久将会交给他一个营的正规军,让他在玉东县城驻扎。他的任务除了防范红军外,还要改编崔营长的杂牌军,合起来编成中央军三十九师下辖的第三七八团。改编后将由袁振国出任团长,原来的崔营长将担任副团长。<br>  三十九师原来是粤军的部队,后来被中央军收编。现在三十九师直属于位于省城的剿共司令部指挥,已经拥有三个团的兵力,再加上新编的三七八团,总兵力将达到一万人。<br>  看来国共两党在这一带的激烈较量马上就要开始了。庞小虎觉得自己被夹在了两大势力的中间,他到底该起什么样的作用呢?他的目的只是保护自己的亲人们不受伤害,可是这天下大势就像奔腾向前的洪流,他个人是无力阻止的,也完全无法预料他的努力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br>  黑缨大姐是他的结义姐姐,袁振国是他的结义哥哥,他们分属完全敌对的两个阵营。庞小虎开始感到一阵阵的头痛。难道他们真的会像在他梦里见到的那样斗得两败俱伤,最后同归于尽吗?<br>  南德昌知道袁振国将带兵来玉东县城驻扎后心里非常高兴。有了袁振国的兵,他连崔营长也不用惧怕了。崔营长虽然和南老爷合作干过不少见不得人的事,但是他们手下的人不时会有些摩擦。崔营长底下的那帮兵痞们惯于敲诈勒索,有时候连南老爷的生意都不放过,最激烈的一次双方都动了枪。后来还是王县长出面给他们劝和的。<br>  为了保证袁振国能够站在自己这一方,南老爷大大地抬高了七姨太袁茹玉在府里的地位,她的各种待遇变得仅次于大奶奶了。另外他还听从了庞小虎的建议,开始重用七姨太的远房堂兄袁振武。他让袁振武出面招募来了一大帮身强力壮的年轻人,组成了南府的第二支护院家丁队伍。<br>  袁振武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如此风光的一天,现在他在各种场合都能和褚四爷平起平坐了。当然,他把这些都归功于庞小虎的提携。他早些年在粤军里当过班长,碰巧赶上了孙大炮(孙中山)和陈司令(陈炯明)之间的大战,算是有一些实战经验。这次南老爷花大价钱买回来不少枪支弹药,他的那些经验全都派上了用场。<br>  他听从庞小虎的建议,每天埋头训练自己手下的那些家丁们,让他们尽快地熟悉手里的武器,掌握现代战争的一些技能。为此庞小虎还专门从袁振国那里借来了正规军的训练教材,晚上花了很多时间给袁振武讲解里面的内容(袁振武识字太少,不能自己看书),使得他受益匪浅。<br>  庞小虎懂得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武力的重要性。袁振武的家丁队可以说是他的一颗极为重要的棋子,关键时刻可以发挥想象不到的作用。<br>  又过了两个多月,袁振国果然带着一个营的正规军驻扎到玉东县城来了。这下子县城和椰林镇一带的有钱人算是有了靠山,松了一口气。袁振国一到就马上开始整顿改编崔营长的杂牌军,对那些散漫惯了大兵们进行军事纪律和各种军事技能的训练。<br>  崔营长当然不愿意被剥夺军权。不过人家是国家供养的正规军,武器和训练上都比他手下的人马强多了。如果他不听命令,唯一的出路是把他的部下拉出去干土匪。那样的话,他很可能会受到中央军和共产党红军的两面夹击。无奈之下他只能忍气吞声地接受了改编。他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听从一位侠女姐姐的劝告,没有去学些有用的本事,混成了一个只知道打打杀杀的粗人。<br>  袁振国还正式任命庞小虎为第三十九师三七八团驻椰林镇的少尉联络员。这样做他表面上是给了姐夫南德昌一个很大的面子,实际上他是在为他的结拜兄弟着想。庞小虎当了这个联络员,从此以后他就是官方的人了,不用凡事都听南老爷的吩咐了。<br>  袁振国这件事做得很精明。他开始跟南德昌商量时并没有提庞小虎的名字,只是说他需要一个识字的年轻人当联络员,问南德昌有没有合适的人。南德昌主动向他推荐了庞小虎,他当然欣然接受。知道他们结拜的人只有他姐姐袁茹玉和小虎的姐姐庞菊花,因此这件事一点儿都没有引起南德昌的疑心。<br>  袁振国还派自己的勤务兵送来一把崭新的二十响驳壳枪和两百五十发子弹,给小虎当防身的武器。小虎后世虽然学过不少有关各种枪支弹药的书本知识,但是遗憾的是他并没有真的打过枪。他上大学时参加过军训,不过碰巧在实弹射击的那一天他因食物中毒拉肚子,错过了机会。<br>  得到这把驳壳枪后他非常高兴,一个人拿着枪跑到野外没人的地方去试射。他越打越高兴,打完了单发又打连发,两百五十发子弹打得只剩下了最后二十发。他只好停了下来。“下次见袁大哥时得跟他多要一些子弹。”他不知道,像他这样的败家子在这个年代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br>  除了志趣相投外,袁振国现在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要和庞小虎保持亲近。他想借此勾搭上小虎的姐姐庞菊花。他跟庞菊花虽然见过几次面,可是每次要么袁茹玉在场要么小虎在场,他和庞菊花没有什么单独说话的机会。<br>  越是这样不即不离的,庞菊花对他的吸引力就越大。他虽然不明白她的心思,但是她的外貌和气质都让他爱得发狂,她的穿着打扮和一举一动仿佛对他有着不可抗拒的魔力。她美丽温柔的脸庞和健美丰韵的身体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出现在袁振国的梦境里。<br>  庞菊花在他面前特别害羞,让他觉得她不像是一个已婚少妇,而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大姑娘。袁振国当然不会知道,这都是他的好兄弟庞小虎的阴谋。他被算计了。<br>  小虎最近花了很多时间给姐姐当教练。他耐心地给她讲解男人的心理,还教给她不少吸引男性的技巧,包括眼神,语气,走路时怎样摇乳摆臀,怎样适时地“不小心”走光,让男人瞥见那一抹飞快逝去春色。他还给姐姐设计了几款新的既美观大方又不失性感的衣着,再加上高贵优雅的发式,这一切将她的青春少妇的女性之美发挥到了极致。<br>  庞菊花对弟弟有着盲目的崇拜和信心。虽然她心里也很喜欢袁振国,但是她强忍住了自己的情欲,一步步地按照弟弟的指点,不漏痕迹地勾引着他。现在袁振国对她爱得发狂,同时又觉得她带着仙女般的神秘色彩,对她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冒犯。<br>  袁振国在他姐姐袁茹玉面前掩饰得很好,所以她并不清楚弟弟的心事。她只是发现最近一段时间庞菊花穿的衣服既新颖别致又美观大方,虽然只是用很便宜的布料做成的,但是特别好看,比她认识的那些阔太太和小姐们的穿着要强多了。在她的追问之下,庞菊花只好坦白,说这些衣服都是庞小虎依照她的身材专门设计裁剪的,然后再由她自己动手缝制的。<br>  “难怪这么贴身,这么好看。小虎这个小家伙,这世上还有他不会做的事情吗?”袁茹玉很想让庞菊花马上把小虎叫来,让他给自己也裁剪一套这么好看又贴身的衣服。想了想,她还是没好意思开口。<br>  姐夫老董那里小虎已经打了招呼,叫他没事不要来找大姐。董义夫现在哪敢得罪他这个小舅子?就算小虎马上要逼他和庞菊花分开,他恐怕也会答应的。他本来在性事上就不行,能够吃香的喝辣的就很满足了。至于董家的香火,他在本县有好几个堂兄堂弟,他想大不了找他们过继一个儿子过来。这样对自己的老爹也有了交待。<br>  安排好南府里的一大堆儿事,小虎去跟南老爷告了一个月的假,他要回庞家村去看望一下自己的父母和姐姐弟弟们。南德昌本来不想准他的假,现在风声这么紧,他身边需要有个能干的人应付各种突发的事件。<br>  可是小虎说,庞家村靠近赤化地区,他可以在那里打听到不少有关共产党和红军的情况。小虎这么一说,南老爷立刻改变了主意,不但准了他的假,还问小虎需不需要他提供什么帮助。<br>  小虎乘机说,舅爷袁团长给他发了一把驳壳枪,他想回家乡时带着防身。但是子弹不多,不知老爷这里有没有驳壳枪的子弹?南老爷马上把褚四爷叫来,让他马上将他的驳壳枪子弹匀出十发来给了庞小虎。庞小虎从褚四爷手里接过子弹时心里暗自好笑,因为褚四爷的脸色比别人睡了他的亲妹子还要难看。<br>  第2节:山村惊变<br>  庞小虎告别了大姐,一个人走上了回家的山路。他已经两年多没回家了,心里很想念自己的父母和姐姐弟弟们。本来大姐也想和他一起回去看看,但是近来有好几个县闹起了革命风潮,小虎害怕带上大姐后万一出事他无法保障她的安全。另外,他还想趁此机会去深山里找黑缨大姐,和她见面谈谈最近的一些情况。那更是个危险的地方,不能带着大姐一起去。<br>  他背上背着的包袱里除了那把驳壳枪和子弹外,有不少给家里的亲人们买的食品和礼物,另外还有自己积攒下来的将近一百块银元。他在南府里一个月能领到五块银元的工钱,另外作为少尉联络员中央军还给他每月发十五块银元的军饷,这收入在椰林镇绝对是属于高薪阶层了。<br>  出发前他已经委托梁永福南慧英夫妇,让他们用给他预支的分红在玉东县城里买下了一处独门独院的房子,并让大姐庞菊花搬了进去。那房子就在离梁记绸缎和西施客栈不远的一条街上。因为有袁振国的三七八团驻扎,小虎觉得县城里应该是比较安全的地方。<br>  之所以不在椰林镇买房子,是因为他预感到那里迟早有被红军占领的一天。到那时南德昌的府邸肯定是被重点攻击的地方,枪炮不长眼睛,各种意外都可能发生。后世的红色娘子军的电影和舞剧中打土豪分田地的场面给他的印象太深了,他可不想让大姐冒险留在那里。<br>  他已经帮大姐辞去了南府的工作,让她专心在家学习各类服装的裁剪和缝制。为此小虎给她画了许多既新颖好看又适合本地气候的衣服式样,让她在家反复练习。<br>  庞菊花为人心地善良,做事认真勤快,不过她并没有很惊人的天赋。小虎的打算是,将她培养成一个技艺超群的裁缝,以后即使他不在她身边了她也能够凭手艺自食其力。对这一点他还是很有信心的。<br>  快进庞家村时,他碰见了一个熟识的老奶奶,她是本村那个痞子庞老三的婶子。因为小虎的个头比离家时高出了许多,她没有认出他来,是他主动走上前跟她打招呼的。小虎问起自己家里的情况,老奶奶含含糊糊地说还好,然后她就匆匆地走开了,好像害怕和庞小虎有什么瓜葛似的。庞小虎不禁心里起了疑,难道家中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br>  他把戴在头上的草帽拉低了一点,遮住大半个脸,然后避开路上的行人往家里走去。到了家门口时天已经快黑了。他没有直接进去,而是躲在一旁观察了一阵子。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他这才上前敲门。<br>  来开门的是三姐庞桂花和弟弟庞小豹。庞桂花一直在盼望小虎早点回来,可是真的见了他的面又有点儿不敢相认。庞小虎离家时是个典型的孩子模样,现在快变成个大男人了。他才刚满十四岁,但是这两年他的身体发育很快,比两年前长高了一个头,也结实多了。<br>  庞小豹在一旁怯生生地问道:“你是……哥?”小虎笑着点了点头,他这才和姐姐庞桂花一起大叫着扑进了小虎的怀里。<br>  “娘,小虎回来了!”一阵亲热过后,桂花和小豹一左一右地拉着庞小虎往屋里走。屋子里灯光很暗,迎面一个熟悉的女人身影向小虎奔来,她身后还跟着个三岁的孩子。<br>  小虎闻到了那股久违了的亲切熟悉的气味,他叫了一声“娘!”眼泪紧接着就往下淌,他被王玉梅紧紧地搂进了自己的怀里,久久不愿放开。<br>  娘的衣领敞开着,她把乳房贴在了小虎的脸上。她的乳头湿湿的。可能她刚刚给弟弟庞小牛喂了奶,那乳头上还带着乳汁和小牛的口水呢。在乡下,做母亲的晚上哄孩子睡觉时常常会把乳头塞进孩子嘴里,不管这孩子是不是已经断了奶。<br>  王玉梅确实是在哄庞小牛睡觉,不过他一直吵闹着不肯睡。现在他更睡不着了。<br>  庞小牛说话晚,还不会叫哥哥,但是他似乎知道眼前的这个“大”人是自己的亲人。于是他大方地朝他伸出小手来要他抱。庞小虎从地上抱起了弟弟,在他脸上亲了一下。<br>  王玉梅要去给儿子做饭吃,小虎拦住了她说不忙。庞桂花去给弟弟搬来凳子,倒了一杯凉水给他喝。庞小豹则拉住哥哥的衣服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也不管他到底听没听进去。<br>  这两年家里生活的压力没有以前那么大了,父亲庞大山抽空在原来那间茅草屋旁边又加盖了两间房。原来的那间房成了堂屋,其它两间算是卧室。庞小虎四下里看了看,发现几个屋子里都很脏很乱,卧室的地上也有些凹凸不平的。这和他原来的记忆很不相符。他家虽然穷,但是母亲和三个姐姐都特别勤快,家里总是收拾得极为整齐干净的。<br>  他开口问道:“家里发生什么事了?爹爹呢?二姐怎么也不在家”<br>  王玉梅说:“小虎,你先歇一会儿,喝口水。我们这就跟你说。”<br>  小虎说:“好。”端起那碗凉水喝了一大口,走了大半天的山路,他确实又渴又饿,不过他现在没心思吃饭。<br>  接下来他从母亲王玉梅和三姐庞桂花那里了解到了他走后发生的事情。其实主要是最近两个月里发生的那些事情。庞家村也被“赤化”了,成立了农会,农会的主席竟然是那个游手好闲不干正事的光棍汉庞老三。<br>  据母亲王玉梅说,两个多月前庞家村来了几个外地人发动村民们组织成立农会,他们说邻近的李家村已经成立农会了,以后干什么都得听农会的。本来一些村民们是想推举小虎的父亲庞大山来当农会会长的,因为他为人正直,在村民中有着很好的声望。<br>  后来那个姓胡的女委员却提出要找村里最穷的人来当会长,她说家里越穷革命立场就越坚定。庞老三这两年因为喝酒赌博,已经把他爹留下来的几亩地和家里的所有家当都输得一干二净了,他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赤贫,自然也就被那些来宣传革命的外地人当成了革命运动的骨干。偏偏庞老三还能说会道,一番富有激情的发言再加上新学来的几句革命口号,把专程从省城里下来考察革命形势的夏主任都给感动了。<br>  就这样庞老三当上了权力极大的农会会长。刚开始时他还干得像模像样的,把村里几个平常不学好的年轻人(问题青年)都组织了起来,一本正经地戴着红袖标忙里忙外替公家办事。<br>  这几个人从前在村里名声不好。偷鸡摸狗,借东西不还,偷看女人洗澡等等是他们的拿手好戏。现在他们都是农会工作人员了,办起事来也是一本正经的。村民们都夸奖庞老三有办法,为村里干了一件大好事。<br>  可是渐渐地他们的老毛病又犯了。不是到村民家里胡乱征用粮食和其它东西,就是调戏别人家的姑娘和媳妇们。那些受了气的村民们忍无可忍,在庞大山的带领下跟他们打了一架,将那几个不成器的年轻人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庞老三也跟着老实了一阵子。<br>  可是一个月后风云突变,周围的乡村里都掀起了一股斗地主分田地的风潮。庞家村的村民们不是猎户就是自耕农,没有一家够得上地主的资格,所以大家一开始都在观望,看别村的热闹。<br>  后来渐渐地传出来一些风言风语,说庞大山的儿子庞小虎在椰林镇的大恶霸地主南德昌府上当管家,他家里肯定比一般的地主家都要富裕得多。还说他家的床底下埋了许多的金银财宝。<br>  庞大山和妻子王玉梅当然极力否认,可是挡不住谣言越传越厉害。那几个被他揍过的家伙开始挑动部分村民起哄,要去他家挖浮财。村民中一部分人是愚昧无知,另一部分人则是对庞大山一家怀有嫉妒之心。他们想,要是真能挖到浮财自已也许能占到一些便宜。<br>  庞大山这边也有不少支持者,但是挡不住农会人多势众,还有庞老三去附近村庄的农会叫来的一大批助威的人,他们抄着大刀长矛把庞大山家围得水泄不通。最后还是庞姓家族的老族长出面调解,他劝庞大山允许农会的人到他家来挖浮财,但是农会必须保证不能伤害了庞大山的家人。庞大山无奈之下,只好点头同意。<br>  庞老三带着这伙人把庞大山家里里外外翻了个底朝天,床底下等可疑的地方更是挖地三尺,打碎了所有的坛坛罐罐,最后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找到。庞老三一把抢过庞大山腰带上插着的那个原来属于他的黄铜烟袋锅,指着庞大山的鼻子气势汹汹地说:“这一次算你藏得严实,咱们以后走着瞧!”<br>  庞大山知道庞老三这是在公报私仇,他气得快发疯了。可是他明白自己一个人斗不过这帮不讲理的家伙们,也许他们正盼着他先动手呢!他强忍着怒火,看着庞老三带着那帮人扬长而去。<br>  一家人在他们离开后才开始收拾家里的东西,整理被挖坏了的地面,生火做饭,等等。村民中当然有不少同情庞大山的人,但是他们都胆小怕事,不敢去惹农会那帮蛮横无理的家伙。当初他们中有的人受了庞老三一伙的欺负,他们都来找庞大山,让他出面替他们讨还公道。现在轮到庞大山倒霉了,他们却躲在后面不敢站出来,连一句公道话都不愿意说。<br>  这两年由于庞菊花和小虎的接济,庞大山家里的生活好多了,家里存下了一些粮食。农会的那帮人对粮食什么的不感兴趣,倒是王玉梅和两个女儿的几件好看的花布衣服和裤子都被他们顺手牵羊地拿走了。这些衣服还是小虎在县城买的然后托人给她们捎回来的。庞杏花庞桂花丢了这几件心爱的花衣服很伤心,和妈妈王玉梅搂在一起哭了很久。<br>  可是这事还没完。庞老三通过挖浮财这件事在庞家村里立了威,村民们谁都不敢招惹他了,就算他明摆着欺负人也只能忍气吞声。他手下的几个人每隔几天就去庞大山家门口骂街,挑衅,骂的话越来越难听。因为庞大山一家都不去理他们,他们更加得寸进尺了。<br>  十天前二姐庞杏花砍柴回家,被两个家伙拦住调戏,王玉梅发现后跑出家门去保护自己的女儿。他们乘机抱住王玉梅,把手伸进她衣服里摸她的奶子。女儿和妻子的哭喊声让庞大山忍无可忍,他抡起一根扁担冲出屋来,一扁担下去就打断了其中一人的小腿骨。另一个人吓得慌慌张张地逃跑走了。<br>  庞老三知道后立即叫人去相邻的李家村叫来了新成立的农民赤卫队,有好几十个人,手里都拿着明晃晃的梭镖。他告诉他们说:庞家村一个农会工作人员被人给打伤了,打人的是村里的恶霸,他儿子是远近闻名的南霸天家里的管事。那些赤卫队员们听了,气得哇哇大叫。他们一窝蜂地赶到庞大山的家里,不由分说就将他绑起来带走了。<br>  王玉梅和两个女儿在家里哭成一团。小豹和小牛还小,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跟着妈妈和姐姐们哭。后来庞杏花想起了庞小虎的好友庞万春,他爹死后他娘改嫁到了李家村。他也跟着他娘一起去了,还改姓了李,现在他叫李万春。<br>  李万春的继父曾经托人来找庞大山,给他和前妻生的大儿子说亲,要娶庞杏花当媳妇。因为小虎去椰林镇前对父母说过,以后不要轻易把两个姐姐嫁出去,要先征得他的同意,所以庞大山没有马上答应李家这门亲事。<br>  为了救爹爹,庞杏花简单收拾了一下就一个人提着一个包袱跑去了李家村,她要去求李万春的继父帮忙救出爹爹来。王玉梅拦不住她,再说她自己也想不出别的办法,只好由着女儿去了。<br>  昨天庞杏花托人回来捎话,说庞大山还被李家村的赤卫队关着。李万春也参加了赤卫队,他继父还是李家村农会的副会长。虽然庞大山刚被抓去时挨了他们一顿打,李万春和他继父都向她保证,说不会再让她爹受苦。庞杏花自己暂时住在了李家,她说只等他们把爹爹放出来她就信守诺言嫁给李家的大儿子。<br>  这就是为什么庞小虎回家后没看见父亲庞大山和二姐庞杏花的缘由。庞小虎气得要命:没想到自己在椰林镇的一番奋斗,不但没给家里带来什么好处,反倒让父亲庞大山因此遭了秧,连二姐庞杏花也给赔了出去。<br>  第3节:钻进妈妈的被窝<br>  庞小虎盯着自己带回家的那个大包袱发愣。那包袱里面有上百块银元,要是他早回来几个月,这些银元都会被庞老三他们当成浮财搜去。那样的话父亲庞大山可能会被农会当成大地主抓去斗争,说不定还会被枪毙。他突然想起了太祖老人家的那句“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的名言。看来革命还真是个危险的游戏啊,搞不好是会掉脑袋的。<br>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尽快把父亲庞大山给救出来,虽然他暂时还没有什么危险,再往后可就说不定了。这件事的关键在庞老三这个人身上。此人当初因为强奸庞菊花未遂,被庞小虎用柴刀砍伤了手臂,他肯定不会放过自己一家人的。必须把他彻底解决掉才能保证自己家人的安全。<br>  庞小虎打开包袱,从里面取出了那把驳壳枪和子弹。王玉梅和庞桂花都没有见过枪,她们的眼光被包袱里那上百块闪闪发亮的银元给吸引住了。<br>  “小虎,这些银元都是你一个人的吗?”王玉梅用颤抖的声音问道。这要是碰上个灾年,一块银元就能救活一家人的性命啊。她似乎已经忘了自己家里刚刚因为那子虚乌有的“浮财”而惹来的祸事了。<br>  “娘,这些银元都是咱们家的。”小虎特别加重了“咱们”两个字。“能找到保险一点的地方把它们藏起来吗?”他接着问。<br>  “能!”“能!”<br>  王玉梅和女儿桂花几乎是同声回答道。小虎笑了,这年头手里有点儿钱比什么都让人放心。说实话,穷人为了钱什么风险都敢去冒,因财惹祸的事他们是不会去多想的。后来庞桂花想出了一个连小虎都称赞的好主意:就把这些银元埋在床底下,只不过要把坑挖得再深一点儿。<br>  那天几乎全村的人都看见庞老三在他们家挖地三尺,最先挖的地方就是床底下,他们绝不会想到再去那里挖的。一家人说干就干,连小豹都来帮忙抬土。不到三岁的小牛也在一旁给妈妈和哥哥姐姐们递水喝。<br>  他们很快就把大部分银元都埋藏好了,外面只剩下七八块银元和一大把铜板。这已经足够一家人过上大半年了。<br>  现在天快亮了,大家都饿了。小虎又从包袱里取出来了一个大油纸包,里面包的是芝麻烧饼,是陈妈在椰林镇上买的,准备给他路上当干粮。他知道父母和姐姐弟弟们都从来没吃过这种东西,所以他路上没舍得吃,只吃了些大姐给他准备的烤红薯。<br>  王玉梅和几个孩子们一起就着凉水吃着香喷喷的烧饼,她脸上露出了笑容。自己这个聪明绝顶的大儿子回来了,一切都好办了。她相信,小虎一定能想办法把他爹救出来的。忙了大半夜,庞小牛早就靠在妈妈怀里睡熟了。庞桂花和庞小豹也瞌睡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br>  庞小虎先把小豹抱进旁边一间屋子的铺着稻草的床上,这是平时小豹和两个姐姐睡觉的地方。小虎给他盖好了被子。小虎回到堂屋时,王玉梅已经抱着小牛去另一间屋子了。庞杏花眯缝着眼睛,对着小虎张开了两臂,看那样子是要小虎抱她去睡觉。她虽然是姐姐,从小她都一直把小虎看成是自己的哥哥,小虎也像疼爱妹妹一样疼爱她。<br>  小虎走过去把这个三姐抱了起来。杏花的身体发育很好,跟她娘和两个姐姐一样。小虎抱着她往卧室走去,她的脸贴在小虎的脖子上,头发散乱着,弄得小虎的耳朵痒痒的。三姐身上散发出的少女特有的气味,很好闻。小虎心里充满了温暖:和亲人们在一起的感觉真好啊。他把三姐也放到大床上,扯了扯被小豹卷成一团的被子,把他们俩的身子都盖好。<br>  他看了一下,自己无法睡在这里,因为被子不够大。那床被子原来是他小时候和三个姐姐共享的,现在他们都长大了,只能勉强盖住杏花和小豹两人。山里白天很热,夜里却凉飕飕的,不盖被子是很难入睡的。家里本来还有一床更旧的被子,农会的人来挖浮财时将它胡乱扔在地下,被看热闹的人踩来踩去,已经撕成了碎片,不能再用了。<br>  庞小虎转身走进了另一间屋子。他原来就希望能跟妈妈一起睡,想重温一下童年时的美梦。王玉梅好像也在等他,小牛睡在她身边呼呼地打着鼾。见小虎进来,她掀起了被子的一角,说:“小虎,你来啦?快脱了衣裳进来吧。”<br>  小虎脱得光溜溜地钻了进去,他发现王玉梅也是光着身子。她抱住他的头,一边将自己的乳头塞进他嘴里,一边用痴迷的声音说道:“小虎,娘的乖乖,娘的心头肉……”。<br>  小虎知道妈妈最近担惊受怕,承受的压力太大了,他很心疼她。她一定很想爸爸了,小虎觉得自己有义务安慰她。他一边轻轻地吸允着妈妈的乳头,一边用手在她身上温柔地抚摸着。渐渐地他又听见了她嘴里发出的呻吟,跟小时候爸爸在被窝里肏她时发出的呻吟是一模一样的。<br>  王玉梅很快就陶醉在儿子的亲吻和爱抚中。儿子的身体还在发育,远不如丈夫的强壮。但是他能像丈夫一样安抚她空虚的心灵,使她觉得家里有了主心骨。<br>  到了后来,儿子倒趴在她的两腿间,用嘴对着她的肉穴用力地吸允着。这是一种令她欲仙欲死的感觉,丈夫庞大山从来没有这么吸允过她的那个地方。她用手摸儿子的胯下,摸到了她嫩嫩的鸡巴,很可爱。她忍不住一口将它含在了自己温暖的口中,就听见儿子重重地哼了一声,原来软软的鸡巴马上开始充血膨胀起来……。<br>  这一晚上小虎做了好几个梦。他梦见了后世当外科医生的妈妈,妈妈正在和五岁的他一起洗澡。一边洗她一边给小虎讲解男女生殖器的区别,还允许他伸出小手触摸她的那个地方。<br>  后来他又梦见了岳母。他病了,发着高烧。妻子碰巧出差不在家,是岳母专门请了假过来照顾他的。她守在他床前,给他喂药。他哭了,拉住岳母叫妈妈。岳母给他喝了水后扶他躺下,盖上被子。迷迷糊糊中他觉得一只温暖的手在模他的额头,后来又摸他的脸。他抓住那只手放在自己的嘴边亲吻着,就这么睡着了。<br>  他还梦见了他和后世妻子的新婚之夜,他趴在妻子身上拼命地吸允她的乳头。过了这么多年了,他对妻子的印象已经比较模糊了,记得比较清楚的是她的乳房。那形状应该跟大姐庞菊花的乳房差不多,大小可能跟妈妈的一样,比南慧英的乳房要略小一点儿。<br>  小虎第二天中午过后才从床上爬起来。他呆在家里没出去,还嘱咐家里的亲人们不要跟任何人说起他已经回来的事。因为一家之主庞大山被赤卫队抓去后不知死活,一般的村民们都躲着他们,不像平时那样喜欢有事没事来他家串门了。那几家和他们关系特别好的人家也不敢再公开与他们来往,害怕农会的人找他们的麻烦。<br>  小虎在家陪着母亲和姐弟们,向他们了解了许多这一带闹农会的事情。总的情况和后世历史教科书里的描述有相似的地方,但是又不完全一样,有不少负面的东西都被那些写书的人有意无意地忽略掩盖了。<br>  比如说离庞家村二十里远的王家坳,那里可以说是农民运动失败的典型。因为那里的宗族势力特别强大,村民们都听王氏族长的。偏偏那个族长是个处事公正的汉子,家里也没有多少土地和财产,不属于共产党革命的对象。<br>  外来的农民运动工作组在王家坳无论怎么煽风点火都不济事,没人听他们的。后来有一个谣言传了开来,说共产党就是要搞“共产共妻”,凡是跟着共产党走的,就算穷得娶不上媳妇也可以把别人家的媳妇拿来用。这下子终于有几个不安分的家伙被这些谣言给鼓动起来了。<br>  他们伙同邻村的几个流氓无赖半夜里喊着革命口号冲进了族长他家,把还在睡梦中的族长绑了起来,然后当着他的面把他的漂亮老婆给轮奸了。这个事件激起了全村绝大多数王姓村民们的滔天怒火。他们闻讯拿起锄头棍棒赶来,在族长的弟弟的带领下一拥而上,将那几个参与强奸的家伙当场打死了两个,其它的全部打断了手脚,还一把火烧了他们这几家人的房屋。<br>  农运工作组的那些人幸亏得到了消息,他们连夜没命似地逃了出去,从此再也不敢踏进王家坳半步!<br>  庞小虎在家一直等到天黑,吃了些东西。然后找出父亲的一套黑色的破衣裤穿上,把那把驳壳枪压上子弹别在腰里,头上还用一块黑布蒙住。黑布上掏了三个洞,只露出两只眼睛看路和鼻子嘴巴透气,活像个后世的恐怖分子。他跟妈妈说自己要去把爹爹给救回来,叫她们放心在家里等着,不要出门。<br>  要是别的孩子,当娘的肯定会不放心。但是小虎从小给这个家带来的震撼太多了,早已养成了王玉梅对自己儿子的绝对信心。她只是叮嘱了几句,要他多加小心。庞小虎出了家门以后,趁着夜色向庞家祠堂摸去。<br><br>  【未完待续】<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