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渔港春夜 1集 1-2章<br>      第一章 贫穷小村<br>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张文真的不敢相信在已经信息化的二十一世纪还有这麽<br>落后的地方,下了火车后坐了七个小时的汽车走山路。走完山路又走了五个小时<br>的沙石路。现在居然还要跨过一条小河才能到达目的地虽然沿途有很多比起所<br>谓的风景区还漂亮的风景。但张文早在这样的颠簸下弄得精神疲惫沒有心思去观<br>赏这一切。<br>一路上张文甚至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到了古代,爲什麽沒看到最基本的电<br>缐竿子。甚至连几户人家都沒有,偶尔路上还爬过几条蛇或是跑过老鼠。看它们<br>的样子似乎对人类反而觉得惊讶,这到底是什麽样的一个鬼地方啊!<br>孤单一人坐在河边的时候张文有点欲哭无泪了,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喝了<br>一口后喝水还有一种自然的甘甜,但就是这样一个城人会去追逐的原生态河流,<br>居然一个多小时都沒有看见半个人影。甚至连手机都沒有半点的信号,这,这是<br>在地球上吗<br>「小伙子,你在这做啥子」<br>就在张文垂头丧气的时候,突然河上划来了一个竹排,上边一个卷着裤管。<br>光着膀子的老人远远的喊道。<br>张文擡眼一看,老人戴着一顶破旧的斗笠。脸上的胡子被风吹得摇曳不定,<br>脸上挂满了岁月的沧桑。身材瘦下但却显得特別结实。马上就像见了救星一样的<br>喊了起来:「老人家,我要去五挂村,能不能送我过河啊!」<br>「行,你等一会,我收完这一网的!」<br>老人痛快的答应了,将鱼网慢慢的拉了起来。<br>张文这时候才算安定了一些,待到老人的竹排划过来的时候。赶紧千恩万谢<br>的上去,虽说连个坐的地方都沒有。但还是让张文稍微的有了一些安全感,毕竟<br>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要是被蛇什麽咬了那死这都沒人知道了。<br>「小伙子,咱们这挺久沒来外人了。你找谁啊!」<br>老人打量了一下张文,虽然对他一身的休閑装和背后的大包裹感到有些奇怪。<br>语气有些警惕的问道。<br>「我去五挂村找人!老人家,这下了河还得多久才能到。」<br>张文如时的回答,不过想起这一天遭的殃还是有些忐忑不安。要是到岸还得<br>走几个小时的话,直接在这投河吧!<br>「约莫一刻锺就到了!」<br>老人说完后又问:「咱们这十多个村,已经很少有外人来了。你找的哪户人<br>家你告诉我一声,我引你去得了。省得还迷路就不好了!」<br>「我去陈桂香家。」<br>张文一提起这名字就有点別扭的感觉。<br>「哦,是去桂娃子家啊!行,你放心吧,老叔在这活了六十年了,谁家我都<br>认识。」<br>老人家哦了一声后拍着说道。<br>「恩,好的!谢谢您了。」<br>到岸以后张文习惯性的从兜拿出十块第递了过去。<br>「这,这啥意思。俺这渡河沒人给钱的。」<br>老人见了这张钞票明显眼睛亮了一下,但马上推辞道。<br>「呵呵,老人家你就收好吧!以后还可能麻烦你呢。」<br>张文笑呵呵的将钱硬塞到了他的手。<br>「好,有啥事用得着我老头子的你盡管说。」<br>老人这次也不推辞,眉笑眼开的将钱装进了破旧的裤兜。<br>一路走一路和老人打听情况,越听张文的心越凉。这,这真是在繁华的都市<br>吗整个村子的用电就靠一根普通的缐从別的乡牵过来的,偶尔用的人多了还马<br>上就断了。平时的时候还点着油灯,一村平均一台黑白电视。十多个村子就一个<br>破旧的学校,还沒有老师。平均文化水平连小学三年级都不到!会写字的不多。<br>更值得一提的就是很多村子都是靠在海边的,海难死人也不少。能走的出去<br>山外边就沒一个想回来的,所以村还是保持着原始或者说是落后的生活。房子<br>大多都是旧的土坯房,在这连砖头砌的小房子都是一种有钱的象征。张文听得都<br>打冷战了,难道自己的老爹真是从这麽一个小鱼村走出去的。如果是这样的话真<br>能理解当初他爲什麽死都不愿意回来这个地方。<br>「呐,这就是桂娃子的家。」<br>老人领着张文到了一座在半山腰的土房子前面,指着说道。<br>张文一看这还能住人吗所谓的围墙全是用枯枝烂叶围起来的。说是在村<br>但放眼望去最近的人家起码都有五百米的距离,院子一片的萧条和落败,房顶<br>上的稻草乱七八糟的一片。土坯墙上有的东西都掉灰了,看起来半点生气都沒有。<br>「谢谢你了!」<br>张文尴尬的笑了笑,心始终鼓不起勇气走进去。<br>「娃,你是张候明的孩子吧!赶紧进去吧,桂娃子都盼了你十多年了。」<br>老人似乎看穿了张文的心事,叹了一口气后语重心长的说道。<br>「好,好!」<br>张文见自己的身份被揭穿,顿时就有些不好意思。再次向他道谢以后,蹒跚<br>了一会才鼓起勇气走了进去。虽说小院子不大,但边的庄稼和小菜田都收拾得<br>幹幹净净的,张文还沒等走近就看见一口小井边蹲着一个女人正在砍柴。<br>「你好,这是陈桂香家吗」<br>张文说话的时候怯生生的,心一跳一跳的既是期待女人转过头来。又有些<br>害怕,不知道该怎麽去面对这陌生的一切。<br>女人慢慢的转过脸来,有些失望的是并不是张文想象中四十多岁慈爱的容顔。<br>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左右,一脸朴实微笑的女人,虽说长得不算是绝色美女吧,但<br>那种朴素纯净的感觉却让人感觉特別的舒服。身高一六零左右,曲缐都被肥大的<br>花布杉和彩色裤遮掩住,整个人显得有些瘦弱,但却焕发着一种让人亲近的感觉。<br>秀美的眼满是惊讶。<br>张文和她相视而望的时候不禁啧啧的贊叹,即使是素面朝天的打扮也掩饰不<br>住她的清新脱俗,简单的打扮,朴实的衣物。不带任何做作的笑容,比起那些电<br>视上花枝招展的明星更让人觉得眼前一亮。<br>「你,你是小文」<br>女人疑惑了打量了张文几眼后,突然高兴的叫了一声,眼满是不相信。但<br>脸上却是有些欣喜若狂。<br>「是!」<br>张文对于眼前的女人越来越觉得熟悉,虽然自己是五岁的时候才跟父亲走的。<br>但孩子时代的印象早就已经模煳了,眼前的女人居然和自己有几分相似。让人顿<br>时有一种十分亲切的感觉。<br>女人突然哭了出来,像发疯一样的把刀往旁边一丢,哭喊着沖过来一把将张<br>文抱住:「小文,你怎麽才回来啊!你你,你都走了多少年啊。」<br>张文有些不知所措的被抱着,根本沒心思去享受软玉温香入怀的感觉。女人<br>马上就哭得话都不会说了,秀美的脸上全是泪水。<br>「小文,你等一下。我去喊妈回来!」<br>女人突然又擡起头来高兴的一笑,边擦着眼泪边跑了出去。<br>张文有些蒙了,脑子怎麽样都适应不过来这样的变故!印象自己应该是<br>有一个姐姐,但对于她和妈妈的印象都已经沒了。只记得小时候在村的泥路上<br>玩耍过,脑子一紧张不由的有些害怕一会将要见到的亲生母亲。<br>「你谁啊。怎麽在我家」<br>就在张文深思的时候,耳边响起了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听起来奶声奶气的<br>让人感觉特別的柔软。<br>张文回头一看,顿时就萌了。好一个粉雕玉琢的小萝莉啊,短短的头发柔顺<br>细腻,小脸上洁白无暇。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珠子透露着一种灵性,小巧的鼻子可<br>爱无比,小小的嘴巴正咬着一根叫不出名字来的植物,可以看见边那的小牙,<br>鼓鼓的腮帮上两个可爱的小酒窝让她更加的迷人。正睁大了眼睛有些敌意的看着<br>自己。身高也就一米二左右,看起来娇小玲珑的特別惹人怜爱。大概的打量了一<br>下,张文还是忍不住爲她打出了高分。虽说个子看起来就一米三的样子,身材也<br>是挺平板的。但这就是萝莉的魅力所在,小巧的脚丫子正调皮的一动一动,让人<br>有种想上去摸一摸的沖动。一身说朴素是在夸奖,应该是破旧的衣服也掩盖不了<br>她迷人的娇体,当真是怪叔叔的最爱呢。<br>「喂,我问你呢!」<br>小女孩见张文直沟沟的看着自己,眼并沒有一丝的害怕。反而是有些生气<br>的往前站了一下!<br>「哦,我是来找陈桂香的,你是谁啊」<br>张文反问道,心的狼性慢慢的苏醒驱赶了一天的疲劳和心的紧张。甚至<br>在想如果能把她好好的洗个幹净的澡,换上一身漂亮的公主装。那该是多让人赏<br>心悦目的事啊,这样的萝莉就该好好的疼爱才对!这一身破衣服简直就是在玷污<br>她的美丽。<br>「找我妈幹什麽」<br>小女孩后退了一步警惕的问道。<br>晴天霹雳啊,这样萌人的萝莉居然是自己的妹妹。张文顿时就有些发傻了,<br>上天怎麽和我开这样的玩笑。心才刚盘算起伟大的养成计划你就这样无情的打<br>击我,太伤心了。奶奶个腿的。<br>「你叫什麽名字」<br>张文强定了一下心神,面对着妹妹还有些戒备的眼光。用一副异常温和,温<br>和到自己都有些不相信的目光看着她。<br>「我幹嘛告诉你,你是谁你还沒告诉我呢!」<br>小萝莉撇了撇嘴后说道,小嘴歪歪的特別可爱。<br>「一会我再告诉你,但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怎麽叫你,总不能叫你小丫头吧。」<br>张文继续的诱惑道。<br>小萝莉想了一会,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说:「还是不告诉你,你要是贼的话<br>那我不成傻子了吗」<br>张文顿时就有些哭笑不得了,这都什麽逻辑啊:「你想想,我要是贼的敢大<br>白天的站在这吗而且是贼的话谁在院子站着,早就进屋去翻东西了。」<br>小萝莉用一副嘲笑的语气说:「你就在这骗我吧,白天都能鬧鬼。爲什麽不<br>能出贼!」<br>靠,这孩子谁教的水火不进,油盐不侵。张文心暗骂了一下,这时候刚<br>才出去的女人走了进来,脸上还带着沒幹的泪痕。看着张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br>「小文,咱们先进屋吧!妈不知道上哪去了,沒找着。」<br>「姐,你认识他啊」<br>小萝莉蹦蹦跳跳的跑到女人的旁边撒起了娇。<br>张文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想叫声姐吧。但字一到了喉咙口好像卡着了一样<br>怎麽都叫不出来,女人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也沒有多说,笑笑的走过来,拉起<br>张文的手就朝屋走去:「在这就別拘谨了,咱们进屋再说吧!」<br>「姐,他到底是谁啊」<br>小萝莉跟在后边好奇的问道,眼见姐姐和眼前的男人这麽的亲热。难道是姐<br>姐的对像<br>女人也不言语,进了屋以后让张文坐到了小炕上,殷勤的倒来水后看妹妹<br>还是一脸的好奇,笑呵呵的解释起来:「小妹,这就是你哥哥。」<br>张文对于小萝莉的喜爱,不管是出于还是亲情都是那麽的热烈,眼见小萝莉<br>惊讶的样子,小嘴都可以放鸡蛋了,溺爱的将她柔软的小手牵了过来。一边摸着<br>她柔软的头发一边亲热的问:「现在可以告诉哥哥你的名字了吧!」<br>「我,我哪来的哥哥」<br>小萝莉似乎还有些不接受这个现实,表情有些茫然的问道。<br>女人也不计较,坐在炕边后眼还泛着泪光。看着张文说:「你哥哥走的时<br>候你还刚出生呢,妈妈以前不是老念叨吗你应该知道的啊!」<br>「哼,谁知道啊。我根本不认识他。」<br>小萝莉似乎对张文有些敌意,冷哼了一声后跑了出去。<br>「小妹!」<br>女人在后边喊道,但小萝莉还是头也不回。<br>张文这下就有些难堪了,原本以爲会来个兄妹团聚。和和美美,痛哭流涕之<br>类的感人画面,沒想到妹妹一个转身就走了。顿时有种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的感<br>觉。女人似乎察觉到了张文的想法,赶紧坐过来了一些后说:「你別生气,小妹<br>虽然调皮了一些。但也是个好孩子,大概是今天有点太突然了她接受不了。」<br>「恩,我知道!」<br>张文有些黯然的点了点头说道。<br>女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脸上又有了笑容。殷切的说:「小文,你走的时候才<br>刚五岁,还记不记得姐姐了。」<br>张文本来是想编一个谎,但看着姐姐脸上满是期盼的表情。想了一下还是老<br>实的说:「不太记得了,走的时候还太小。」<br>女人似乎也不在意,甜甜的笑了一下后说:「那你就得好好记得了,我比你<br>长两岁,今年十九!名字叫张少琳,小妹今年十二,名字叫张少丹。可別再鬧出<br>笑话来了,要是妈回来了看到你连我名字都记不住那就完了。」<br>「呵呵,我知道了。名字真好听!」<br>张文尴尬的笑了笑。<br>气氛顿时又沈默下来,张少琳看着张文一脸的风尘,忍不住问:「怎麽是你<br>一个人回来的爸呢」<br>张文表情一痛,不过马上装做漫不经心的说:「死了!」<br>「哦,是怎麽死的」<br>姐姐的淡定出乎了张文的预料,或许在她的生命父亲这个角色只是一个模<br>煳的词语而已,说是有什麽感情那纯粹是骗人的。<br>「车祸,后事全处理完了。」<br>张文语气有些低落的说道,虽然对于父亲抛弃这个贫穷的家的做法有些不认<br>同,但张侯明对于家这根独苗的疼爱却也是让张文十分的感动。父子之间的感<br>情还是比较好的!<br>「那就好!」<br>张少琳说完沈默了一下:「对了小文,你回来就好了。咱们一家又可以团聚<br>了!」<br>团聚一家张文怎麽感觉这些都是那麽的陌生,盡管姐姐表现的很亲切体<br>贴。但习惯了城市的生活让他呆在这连个电视都沒有的地方,人绝对会疯掉的。<br>但望着姐姐眼那热切的期盼,张文也不敢把这话说出口来,只是含煳不清的说:<br>「等我那边的事都处理完吧,到时候再说!」<br>「好,你累了一天要不先睡一下吧!姐给你铺一下被盖。」<br>张少琳说完殷切的从可以称爲柜子的破木箱拿出了一张草席在靠边的位<br>置扑了起来,又拿出一床红色的被子,顔色已经暗淡了。一点都不鲜艳,但可以<br>看出来已经是家最好的被褥。<br>张少琳边铺边问:「对了,你是怎麽来的」<br>「坐车,走山路啊!」<br>张文理所当然的说道,累了一天这勐的一放松下来有点腰酸背疼的感觉。还<br>真是有些困了,看着这个小被窝就感觉特別的亲热。不过这麽热的天穿着衣服睡<br>有些不舒服,想脱吧!还不太敢。<br>张少琳似乎总是那麽的聪明,一下就看出了弟弟的想法,笑呵呵的说:「天<br>热,咱家这还算通风。要不你把外边这衣服脱了得了,我去给你打个水洗洗脚。」<br>「不用,就这样!我自己去洗就行了。」<br>张文尴尬的笑了笑,从包拿出了拖鞋后朝外边走去。<br>张少琳有些不放心,担心这个城娇生惯养的弟弟不适应山村的生活,赶紧<br>跟了上来。到了井边以后殷勤的打了一盆水放在地上,自己动手帮弟弟洗了起来:<br>「对了小文,我记得沒错的话今年你都十七了,读沒读书啊」<br>张文想自己洗的,但拒绝不了姐姐的热情。只能有些不好意思的享受着清凉<br>的井水和姐姐温柔的手带来的舒服感觉,想也沒想的就答:「学了,我刚高中毕<br>业!」<br>张少琳的眼睛马上放出了亮光,脸上满是高兴的表情:「你真了不起,咱们<br>村还沒出过一个初中剩呢!」<br>盡管张文对于家乡的贫困有些准备,但沒想到居然会落后到这个程度,想了<br>一会后小心翼翼的问:「那,小妹上沒上学」<br>「她啊,沒赶上好时候。等她该上学的时候村的老师早跑了,我就读了四<br>年级,勉强认识一些字而已。」<br>张少琳表情自然的说道,在这个还有些封建的山村,女子无才便是德还是<br>有一些影响的。<br>洗完脚后一回屋,张文已经有些忍不住从随身的大背包拿出了一条烟,拆<br>后点了一根,边抽着边整理脑子杂乱的想法。<br>从懂事的时候开始父亲张候明就带着自己在城市沿街摆摊卖水果,虽说挺<br>累的但一个月下来也沒少赚。十一岁那年张候明用攒下的钱在城郊买了一个小平<br>房,虽说是旧的但也让一直到处漂泊的张子父子高兴的睡不着觉,一年后那块地<br>方动迁。张候明拿到了人生中最多的一笔钱:50万。张文清楚的记得当父亲手<br>捧着存折时整个人激动的样子。<br>从小自卑的自己似乎沒有几个朋友,本来高考完了该是父子俩好好团聚一下<br>的时候,但天降横祸,父亲却在买菜的时候被一辆极驰的车子给撞飞了,等张文<br>再看到的时候也只是他血肉模煳的尸体。忍着心的悲痛把丧事全办好以后,张<br>文才从父亲的遗物找到了自己出生的地方,自己的母亲是谁这些消息。<br>也知道了父亲是害怕这个贫穷的山村才会抛下结发的妻子和嗷嗷待哺的女儿,<br>带着自己跑了出去。说到底还是传统思想在做怪,虽说一直缺少了母爱。但张文<br>一直都不怨恨父亲,因爲他一直孤身一人给了自己所有的爱,或许自己站在他的<br>位置也会做出一样的选择。<br>想着想着,张文感觉眼皮越来越重了。禁不住睡意的困扰,在潮湿的海风中<br>慢慢的闭上了眼睛。<br>迷煳的感觉有人过来了,但张文还是不想醒!这种既热又潮湿的海风很容易<br>就让人沒有精神。张文只是转了个身后又继续睡觉了,不过隐约中似乎听见了有<br>人在啜泣。<br>「小文,小文!起来了。」<br>好一会后张文感觉到一只温柔的手摇着自己的肩膀,听见是姐姐的声音这才<br>才梦中醒来。有些艰难的睁开眼睛一看,到处都是昏暗的一片,外边也沒有了阳<br>光。难道自己睡了一下午了<br>「姐。」<br>不知道是不是心情放松的原因,张文自然而然的叫了她了一声!<br>张少琳听完呆了一下,接着全身颤抖,明显很兴奋的样子。秀美的小脸上布<br>满了笑容,突然眼角一闪,怎麽也忍不住的流下了两行清泪,拉着张文的手说:<br>「好弟弟,回来就好了!回来就好了。」<br>「姐,你別哭啊,是不是我说错了什麽!」<br>张文一阵手忙脚乱,本能的想抱着她却马上停了下来。虽然眼前一出楚楚可<br>怜的美人让人十分的心疼,但她却是自己的亲姐姐。即使说是亲情的关怀,但张<br>文还是忍不住起了邪念。<br>「沒有,姐是高兴的!」<br>张少琳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后,朝张文甜甜的一笑:「赶紧过来吃饭吧,妈<br>做好了饭在等你了。」<br>「好,你先出去吧!我换一下衣服。」<br>张文点头说道,心多少还是有些紧张。毕竟脑子对于亲生母亲还是沒多<br>少的印象,一摸自己身上都是汗,粘稠的特別难受。<br>「恩,你快点吧!」<br>张少琳高兴的应了一声后走了出去。<br>张文这才打开自己的大背包翻了起来,这边有给妈妈买的礼物。轻轻的拿<br>出来一个深红色的小盒子,打开后边一条洁白的珍珠项链分外的惹眼。张文看<br>了一会后,想了想又塞回了包。翻来翻去的找出一条短裤换上后,把包剩的<br>那些自己路上吃的小零食拿出来一些,怀着忐忑的心情朝院子走去。<br>刚走出房门口的时候,不禁皱了皱眉。迎面飘来的风带着一股刺鼻的海鲜<br>的腥味,既臭又有点酸!一看前边一排竹架子上挂着一条条的鱼幹,闻着这样的<br>味道觉得有些反胃。走到后边以后一看姐姐和妹妹正在一张老旧的小落地桌上摆<br>着碗筷,两人似乎还在讨论着什麽,惟独就是不见妈妈的身影。不由疑惑的问:<br>「妈呢去哪了」<br>「哼,叫的那麽亲热!」<br>小丹转过身来,看见张文并沒有给他好脸。有些阴阳怪气的哼了一身后就院<br>南边一间还冒着烟的小土房跑去。<br>「这孩子!」<br>张少琳无奈的叹了一声后,笑笑的朝张文说:「小文你先坐,妈在炒个菜就<br>好了!咱们马上吃饭。」<br>说完也朝那走去了。<br>张文想了想,左右再怎麽紧张都得见上一面。索性把手的零食放到地上后,<br>找了一张看起来还算幹净,但一坐上去就好像快散掉的竹凳子坐了下来,点了根<br>烟后视缐一直停留在那间小土屋上边。<br>过了一会后,妹妹就手捧着一个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的小铁盆出来了。似乎<br>她对张文有种不得而知的偏见,将铁盆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嘴念叨着:「真<br>是,不就回来个人吗还得杀什麽鸡啊!」<br>说完一脸不满的坐了下来。<br>张文猜想妹妹可能是因爲恨爸爸带走了自己,也害怕自己回来会让她沒人宠<br>了。所以才对自己那麽敌视,心惆怅了一下后觉得还是得和她搞好关系,不管<br>怎麽说她都是自己的亲妹妹。血浓于水的关系沒办法改变。<br>「小丹,来!」<br>张文语气说不出的温柔和溺爱,像哄小孩一样的朝她招了招手。<br>「幹嘛肯定沒好事!」<br>小萝莉语气不善的看了他一眼,不过还是好奇的坐到了张文的左边。<br>张文赶紧拿出那一整袋的布丁和一盒巧克力悄悄的塞到她的手:「这个你<br>拿着吃吧!」<br>张少丹看着手上的零食,眼马上闪过了一丝亮光。嘴谗的咽了一下口水,<br>看着张文溺爱的眼神知道自己今天有点过份。不过还是倔强的说:「你对我那麽<br>好幹什麽,我先说了!我吃了也不会和你好的。」<br>「行行,你吃着高兴就好了。」<br>张文笑呵呵的说道,小孩子一般都这样。他也从十二三岁的那个年纪过来的,<br>知道妹妹虽然说得很倔强,但语气已经沒刚才那样的生硬了。<br>张少丹迫不及待的拆开了盒子,光的精美的包装就让她看得喜笑顔开,动作<br>小心的从边拿出一块精致的巧克力块,刚想放进嘴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又放了<br>回去。张文见状不由疑惑的问:「小丹,你怎麽不吃啊」<br>「我等妈妈和姐姐一起吃,她们也沒吃过!」<br>张少丹摇了摇头后一脸坚决的说道。说完狠心的把巧克力和布丁放在了桌子<br>底下,这样看不见的话自己还能好受一些。<br>这话一进耳,张文心顿时就有些不是滋味了。这些在城可以算得上普<br>通,甚至不起眼的零食在妹妹的眼却是那麽的珍贵。从这点就可以看出十多年<br>来她们是怎麽过来的!看看桌子上的那盆香喷喷的鸡肉,张文有些愧疚的问:「<br>小丹,中午你们吃的是什麽」<br>「咸鱼幹!」<br>张少丹本能的答道。<br>「还有呢」<br>张文追问道。<br>小萝莉用一种看外星人的眼光看着张文,语气有些嘲讽的说:「还有什麽,<br>就是玉米粥了。你怎麽问这样奇怪的话」<br>「哦,那这鸡是家养的吗」<br>张文看着妹妹天真的样子,心不由的痛了一下。<br>「家哪来的鸡啊,是妈买的。」<br>小丹说着,蹑手蹑脚的拿起一块鸡肉偷偷的放进嘴,津津有味的吃了一下<br>后。看张文楞住了,马上用一副撒娇的语气说:「一会你別说我偷吃啊,我都一<br>年多沒吃过鸡肉了!」<br>张文坐着沒有动弹,脸上木然的沒有任何表情。但心却像翻江倒海一样的<br>难受,忍不住鼻子一酸流下了两行眼泪。实在难以想象她们年是怎麽过来的,这<br>样简陋的房子,这样贫穷的生活。难道就是自己希望看到的吗<br>再仔细的一看妹妹,虽然漂亮可爱。但皮肤有一种缺乏了营养的病态白,<br>小身体也是瘦瘦小小的。小手瘦得有种一撅就断的感觉,再联想一下自己小时候<br>被同学们骂沒有妈妈的野孩子时的心情,就不能想出她在童年因爲沒有爸爸所<br>受到的委屈。从进门以后一幕幕闪过脑子,觉得心更加的难受了。<br>张少丹到底还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对张文的不善只不过是想发泄一下被小同<br>伴嘲笑的不满而已。眼见自己的哥哥,一个高大的男孩子在自己面前默默的流泪,<br>心软了一下后。轻轻的凑到根前,伸出软软的小手轻轻的抹掉张文的眼泪,语气<br>愧疚的说:「你別哭了,我不是故意要气你的。」<br>「傻丫头,哥哪会生你的气啊!」<br>张文稍微欣慰了一下,毕竟妹妹只是耍耍小孩子脾气,对自己还是沒什麽恶<br>意的。轻轻的伸手摸着她的头发,温柔的说道。<br>「那你不哭了好吗」<br>张少丹撒娇一样的说道。<br>「行,小丹!来坐哥这。」<br>张文拍了拍自己的腿后说道。<br>小丹沒半点迟疑,一下就坐到了张文的腿上。娇滴滴的说:「恩,只要你不<br>哭就行了。对了,你和我讲一下外边怎麽样好不好」<br>张文知道现在正是她好奇心大的时候,心沒有半点的色心。只有温情的感<br>觉。自然的伸出手去抱住妹妹柔软的小腰后,语气有些向往的说:「外边的世界<br>啊,沒这好!有高楼大厦,但沒有邻居。有房子,但却沒有家。」<br>小萝莉这时候还听不懂这样的话,只是低头想了一会后。不相信的说:「不<br>对,我听人家说外边的世界很好。有很多好吃的,也有好多好玩的!学校一个个<br>修的很高,而且还很漂亮。」<br>「呵呵,对!但那些都是光鲜的外表而已。」<br>张文亲昵的刮了妹妹的小鼻子一下,惹来了她一个白眼后大笑着说:「我还<br>是觉得这好,有你,有姐姐,有妈妈。这才是我的家!」<br>「有什麽好的,整天不是看那些虫子,就是上山拔拔野菜。一天到晚的沒什<br>麽好玩的事!而且还沒好吃的东西。」<br>小丹撒娇一样的说道,撅着嘴的小模样特別的娇嫩可人。如果不是亲妹妹的<br>话张文真想亲一下她那薄薄的小嘴唇。<br>张文想了一下后,问:「小丹,你想不想读书识字」<br>「想啊!」<br>小萝莉兴奋的点了点头,不过随后又一脸失落的说:「但乡的学校一个老<br>师都沒有了。去哪学啊」<br>张文得意的指了指自己:「我,你帅气的老哥!刚刚高中毕业,教你应该沒<br>什麽问题吧!」<br>「哥哥你都读高中了。」<br>小丹这时候已经忘了心的那一点芥蒂,表情自然的喊了出来。<br>「是啊,我的好妹妹!」<br>张文高兴的将她抱紧了一些,妹妹的小躯体给自己的感觉是那麽的瘦弱,那<br>麽的需要自己的关怀和呵护。<br>「谁,谁说我是你妹妹啊!」<br>小丹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br>「好好,你爱什麽时候是就什麽时候是!」<br>张文也沒去强求,笑荧荧的看着她那副难爲情的样子后。爱怜的摸着她的小<br>脸,虽然光滑但却显得苍白,不由心疼的说:「哥哥下来给你买好吃的,再买新<br>衣服。把我们小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我要让你做一个最可爱的小公主。」<br>小萝莉听完高兴的说:「好啊,人家要做小公主!」<br>不过马上又有些疑惑的问:「哥哥你要走吗」<br>张文认真的点了点头:「恩,我还有事得走一趟!」<br>小丹这时候脸上流露出哀求或者撒娇一样的表情,拉着张文的手左右摇晃着:<br>「哥哥,你別走了。那样妈妈会很伤心的,最多小丹以后不气你,不说你坏话了。」<br>张文笑呵呵的捏了捏她可爱的腮帮:「傻丫头,我只是出去处理一下事情和<br>买一些东西而已。我还会回来的,以后我就在这住了好不好。」<br>「好!」<br>小丹高兴的点了点头。<br>张文马上趁火打劫:「那哥哥的衣服髒了谁给洗啊」<br>小萝莉一副你骗不到我的表情:「你自己洗!」<br>张文被她认真的样子逗得一乐,随后用伤心的口吻说:「好惨啊,好不容易<br>才找到了妹妹。她居然懒得不帮我洗衣服,这上哪说理去」<br>「呵呵,你就盡管哭吧!」<br>小萝莉一副你哭你的,我看戏的戏谑模样。<br>「小妹,你坐哥哥身上幹什麽。一会该把他衣服弄髒了,快下来!」<br>张少琳手捧着一盆青菜走了出来,一见兄妹俩其乐融融的模样。心就感到<br>一阵开心,妹妹有人宠了也是很高兴。但看张文身上的衣服很新,忍不住出言斥<br>责道。<br>「沒事的!就一条短裤嘛!」<br>张文笑的袒护道,看妹妹朝姐姐吐了吐舌头的可爱模样,觉心觉得特別的<br>温暖。但是到现在还沒见到妈妈的身影,心又有些疑惑,不由的问:「姐,妈<br>怎麽还不出来啊」<br>「妈不好意思!」<br>张少琳笑了笑,三人就剩小丹脸上沒有泪痕而已。<br>「有什麽不好意思的,我还紧张呢!」<br>张文老实的说道。<br>张少琳这才微笑着转过身去朝小土房那喊:「妈,你快出来吧!小文说想你<br>了。」<br>张文也紧张的看了过去,这时候小丹乖巧的从张文的腿上跳了下来。默不作<br>声的坐在一边,三人的眼光都朝小土屋看去。沒一会后,那才慢慢的走出一个窈<br>窕的身影!扭扭捏捏的特別不好意思。<br>张文原本心情就特別的紧张,这一看过去顿时呆住了,眼光半点都挪不开。<br>只见破旧的小屋转身出来一个迷人的少妇,三千青丝在脑后盘了一个简单的发<br>结,虽然朴素但却显得好看。清秀的瓜子脸分外的迷人,小巧精致的鼻子,嫣红<br>的小嘴一动一动的似乎在诉说着什麽。尤其是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那种深切的<br>情意,和脸庞上还沒幹的泪水,更是娇美动人。<br>再往下一看,一件洗得都发了白的小短裤套在她身上根本不显寒酸,反却有<br>一种淳朴的美,一双细嫩的美腿在黄昏的黯淡中分外的惹眼,肥臀细腰,丝毫沒<br>一处是多余或是缺憾。一对充满女性美的酥乳包裹在肥大的衣服下边,让衣摆看<br>起来有些空荡,也让人産生了一种想去窥视的沖动。她的一切结合起来是那麽的<br>完美,只是往那一站,那种成熟而又美丽的风韵就让人心动无比。<br>第二章 洗澡趣事多<br>「小文,你还记得我吗」<br>少妇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眼睛不争气的又流下了两行泪水。打过秀美的脸<br>庞让人感觉特別的凄楚,尤其是说话的时候还微微抖动的小嘴,更像是在诉说她<br>的期盼和此时的激动。<br>张文脑子有些当机了,怎麽也不相信眼前这个绝色的少妇是自己的妈妈。一<br>举一动都透露着迷人的风韵,说话的时候更是让人不自觉的心疼起来。像这样<br>的美女別说乡村了,就是都市都不呈多见,如果不是自己看错了。那绝对是自<br>己那个死鬼老爹沒有审美的眼光。<br>「小文,妈妈在叫你呢!」<br>张少琳见弟弟一副错愕的样子,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衣角后小声的提醒着。<br>张文还沒办法回过神来,眼前的美少妇看起来顶多就二十七八的样子。而且<br>是那样的漂亮迷人,和自己一早的预想根本就有天壤之別。来的时候心早就刻<br>画了一个预想的形象,母亲应该是一个四十多岁,黝黑幹瘦的中年女人。一双手<br>充满了生活的艰辛和岁月的疤痕,应该是那种又肥大黑的才对。但一看少妇的少<br>却是那麽的漂亮,手指纤细秀长,这样的手应该去弹钢琴才对。<br>「小文!」<br>少妇走到了张文的面前,依然忍不住眼泪往下流。一副犁花带雨的模样让人<br>特別心疼,见儿子发呆。不由轻轻的唤一声。柔软的声缐虽然悦耳动听,但在这<br>一刻却是充满了深情。<br>张文这才回过神来,仔细的看着自己的亲生母亲,越看越觉得心跳加快。实<br>在是太漂亮了,皮肤又是那麽的白。如果不是有姐姐在旁边证明的话,张文绝对<br>不会相信眼前的这个美人会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不过细看了一下她的眉宇之间倒<br>是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看着她期盼的眼光,张文缓缓的张了张嘴,语气有些生硬<br>的叫了她一声:「妈,我回来了。」<br>「孩子,我的孩子啊!」<br>少妇再也压抑不住心的激动和思念的痛苦,一把将张文抱住后痛哭起来。<br>「妈,你別哭了!我这不就回来了。」<br>这一刻张文把所有的色心都屏弃了,有的是只是面对母亲眼泪的愧疚和深深<br>的自责。妈妈这一抱上来却让张文看见了她光滑的脖子上有不少的小伤疤,手上<br>也有很难才能看见的裂痕。<br>「妈高兴,我儿子回来了,我儿子那麽大了!」<br>陈桂香压抑不住心那麽多年来压抑的思念,像发泄一样手又收拢了一些,<br>将张文紧紧的抱住。似乎是怕自己一放手眼前的儿子就会沒了一样。<br>「妈,小文!」<br>张少琳在旁边看了一会,也忍不住轻身的啜泣起来。<br>「妈,你別哭了!哥回来了就好了。」<br>小丹也懂事的走到两人近前,用无辜的语气劝慰道。<br>「沒事,妈就是高兴!」<br>陈桂花哭得鼻涕和眼泪把张文的衣服都弄湿了,小脸上也满是激动的红色。<br>看着眼前乖巧的女儿。和已经长大成人,比自己还高上一个头的儿子心就一阵<br>的高兴。<br>「妈,对不起!」<br>张文不知道母亲这麽多年来是这麽过的,守着活寡沒有再嫁。爲的就是抚养<br>这对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姐妹,看着她们身上破旧的衣服和生活的困窘,心的愧<br>疚更加的深重了。<br>「孩子,不怪你!」<br>陈桂香笑着擦了擦眼泪:「你快坐下来吃吧,尝尝妈妈手艺怎麽样」<br>「好,好!」<br>张文也已经泣不成声了,这时候小萝莉也被三人感染的小声的埂咽着。<br>「来来,吃一块鸡肉!我听你姐说你累了一天了,该好好补一下。」<br>陈桂香流着泪的微笑可以看出她心现在有多幸福,将儿子按到了凳子上后。<br>又安抚了两个女儿,这才给张文夹了一个鸡腿。<br>看着碗闪着油光,肉感十足的鸡腿。张文怎麽样都高兴不起来,毕竟现在<br>家的生活太困难了。而且还沒一个男人在,看着母女三人脸上的泪水。什麽食<br>欲都沒了。<br>「哥,你吃啊!」<br>小萝莉轻轻的擦了一下泪水后,看着张文碗自己朝思夜想的大鸡腿,强忍<br>着口水催促道。<br>张文这才稍微的清醒了一下,从惆怅和伤感中回过神来。看着妈妈殷切的眼<br>光和妹妹那闪闪发光的大眼睛,心一动后拿起鸡腿轻轻的咬了一口,不知道是<br>不是眼泪作祟的原因。总感觉鸡腿很咸,但吃到心却是甜的。<br>「妈,很好吃!你也吃一口吧。」<br>张文小心翼翼的咬着嘴的肉,又把鸡腿递到了母亲面前。<br>「好好!」<br>陈桂香激动得话都不会说了,一个劲的叫好后,也只是轻轻的咬上一口。眼<br>泪止不住又留了下来:「很香,确实好吃。」<br>「来,姐!你也试一下。」<br>张文高兴的笑了笑后,又递到了姐姐的面前。<br>张少琳心也泛起了一阵暖暖的感觉,轻张小嘴咬了一口后,夸奖道:「很<br>好吃。」<br>说完又腼腆的看着张文。<br>「哥哥,我也要吃!」<br>在这个特別温情的时刻,小丹撒娇一样的拉了拉张文的手。语气有些着急的<br>说道,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张文的手。<br>「小谗鬼!」<br>张文溺爱的责怪了一声后,将鸡腿也递到了她的面前。小丹的吃相可就沒姐<br>姐和妈妈那麽文雅了,迫不及待的张开那张小嘴狠狠的咬了一大口,肉在嘴都<br>有些噘不动还直勾勾的看着张文手上剩的那半只。<br>「好了好了,都给你!」<br>张文受不了她既是无辜,又是可怜的眼光。轻轻一笑后把鸡腿放到了她碗。<br>「哥哥万岁!」<br>小丹高兴的欢唿了一声,不过嘴都是鸡肉的听起来发音不太清楚,有些不<br>伦不类的感觉。<br>「小妹,你哥今天累了一天了!你怎麽还吃啊。」<br>陈桂香在旁边有些生气的嗔怪道。<br>「哥哥!」<br>小丹向张文投来了求助的眼光。甜得发腻的小声音让人骨头都软了。<br>张文赶紧袒护起来:「沒事的妈,我这身体和牛一样的!沒什麽关系,呵呵。<br>倒是小丹,现在是发育的时候应该多吃一些有营养的东西才对!」<br>「你就宠她吧!」<br>陈桂香见兄妹刚相聚就那麽的和睦,心也是颇感安慰。刚才大女儿已经说<br>了丈夫死了的消息,但自从他离开自己以后。心已经不抱任何的希望,也沒什<br>麽感情了。所以表现得像死了个陌生人一样,只是心颤动了一下也沒去多想了。<br>「对了,小文你还沒有换洗的衣服吧!姐明天买点新布给你做几件。」<br>张少琳心也是暖洋洋的,自从爸爸走了以后。妈妈一直都沈沒寡言的忙碌<br>着生活的事,即使偶尔閑下来的时候也是在念叨着这个被带走的弟弟。家已经<br>很少像今天这样的高兴!<br>「好!」<br>盡管张文觉得买件新衣服是很容易的事。也不想让她那麽累,但看着姐姐亲<br>切的眼光。还是不忍心去拒绝这一份好意!<br>「都吃吧,別光说话了。」<br>陈桂香见大女儿和儿子都在说话,小女儿却是狼吞虎咽的吃着,半个小脸都<br>是油腻腻的一片。像个小花猫一样,不禁扑哧的一乐后,温柔的说道。<br>她这一笑在张文眼比什麽都好看,像三月的春风一样让人倍感舒服。张文<br>不由看得有些痴了,心甚至在想这要不是自己的妈妈该多好了,刚有这想法的<br>时候立刻被吓了一跳。自己怎麽牲口都不如了,竟然对妈妈有非份之想,这样的<br>想法是不能有的。<br>「小弟,你在城不是还读书吗」<br>张少琳突然想到了这一点,语气有些紧张的问道。陈桂花也是心一颤,快<br>到嘴边的筷子都停了下来。<br>「哦,那个啊!我高中都毕业了,就是沒考上大学有点遗憾。现在那边有还<br>些破事,住几天后我回去一趟。把事情都处理完后我再回来,到时候我哪也不去<br>了。咱们一家人好好的过日子比什麽都强。」<br>张文见妈妈的眼流露出了一种落魄的感觉,慌忙表态道。至于家那几张<br>大学录取通知书,等回去的时候烧了吧!<br>「哎,可惜你读了这麽多书!来这有些委屈了,要是你能考上大学的话你爷<br>爷奶奶泉下有知也会很高兴的。咱们张家也能扬眉吐气一番。」<br>陈桂香感觉心一块石头落了地,马上就松了一口气。刚才还在担心儿子又<br>会离开自己,但现在一听他的话就放心了。<br>「妈,我就想好好的伺候您。」<br>张文深情的说道:「再让姐姐和小妹过上好日子就行了,我现在什麽都不想!」<br>陈桂花到底还是深受传统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思想熏陶,心早就认定<br>了自己是张家的人,即使丈夫跑了也是一样。公公婆婆在世的时候对自己也是不<br>错,怎麽样也不能让儿子受这样的委屈。想到这不禁放下筷子,表情有些严肃的<br>说:「小文,你这样想不对。你都十七了,我当年嫁给你爸的时候才十五!在这<br>看看有沒有看得上的姑娘,早点给咱们张家留个香火才对。」<br>张文心那个汗啊,十七就算很老了吗在城二十七还不想结婚的有的是,<br>不过看妈妈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心又是纠结,想了一会后认真的说:「妈,<br>这事以后再说好吗咱们一家人刚团聚我只想好好的和你们在一起而已!至于结<br>婚的事,有看上的我一定不隐瞒。」<br>「这才对嘛!」<br>张少琳也在旁边帮腔着:「妈都辛苦了这麽多年了,能抱上孙子的话肯定很<br>高兴。我和妹妹都是闺女家的,以后就是泼出去的水了,妈还得靠你养老送终呢。」<br>张文心那个恶汗啊,沒想到看起来清秀娴静的姐姐思想也是这样的传统,<br>甚至都有些古板了。但一看她俩都挺认真的,心想还是能避就避吧,有些不好意<br>思的挠了挠头后说:「我现在还小呢,哪能想这麽多啊。」<br>「哥,你就不对了!咱们这的女孩子要知道你是个高中生的话还不抢着要。」<br>小萝莉吃着吃着擡起头来,辛苦的把嘴的东西咽下去后,也是一脸认真的<br>劝说着。<br>张文这时候想死的心都有了,这刚进门都沒多久。怎麽就给自己张罗起来了,<br>心既是好气又好笑:「行了,咱们先不说这个好吗我才回来一天呢,连路都<br>不认识一条你们就紧张成这样!要是以后熟了的话还不得安排个三妻四妾的!」<br>沒想到这句玩笑话一说出来,陈桂香似乎考虑得很认真,想了一一会后自言<br>自语:「多找几个似乎也不错。」<br>说完朝张少琳这边问:「琳子,我记得张家村那个张大强是娶了俩媳妇吧,<br>听说除了不能扯证以外人家过得也挺好的!」<br>「好像是有这麽一人。」<br>张少琳也认真的点了点头:「他家家境好,娶俩也不算多。」<br>「就是就是,小杏还有三个娘呢!」<br>小萝莉也在旁边附和道。<br>张文这下可是彻底的傻眼了,沒想到在这穷山恶水的地方居然还有三妻四妾<br>的事存在。真想不明白他们是怎麽生活的,不由好奇的问:「娶两个老婆这,<br>这怎麽娶啊」<br>「我听说张大强娶第一个媳妇的时候花了三千是吧,娶第二个的时候是花了<br>八千多。」<br>张少琳也有些不确定的朝陈桂香说道。<br>「沒事,好像给她家买了十条猪仔做彩礼了。给原来那婆娘买了只金戒指她<br>才答应的。」<br>陈桂香点了点头说:「他家房子盖得好,上次是租了陈伯的船运来的红砖和<br>水泥啥的吧,当时他家可长脸了。」<br>张文呆了,不是吧!娶个老婆就花这点钱了那自己算一算不就可以娶一打<br>了,心无限的意淫中。更加深了要回到这来的想法,想到这不禁有些跃跃欲试<br>了。<br>随着讨论气氛的热烈,张文赶紧低下头去吃自己的。妈妈和姐姐在一边说得<br>眉开眼笑的,虽然美人娇笑是很迷人的一幕,但话题总离不开什麽传宗接代啊,<br>续个香火什麽的。这倒是有些让张文既向往又有点好奇!要知道以前光看片沒实<br>践,现在听得有些蠢蠢欲动了。<br>「好饱啊!」<br>小丹用油腻的小手拍着小肚子,满足的叹息了一声,整个小脸都是汤汁,甚<br>至还有几片菜片,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把还在热烈讨论的母女俩逗得呵呵大<br>乐起来。<br>「蚊子快下来了!」<br>陈桂香看了看天后,朝张文说:「小文你先进屋吧,海边的蚊子毒!你沒试<br>过。」<br>「不用,我收拾一下桌子吧!」<br>张文赶紧起身想帮忙,却不想被姐姐一把按住了。<br>「小文,你就听话进屋吧。这三个女儿家哪能让你一个男人幹这活啊!」<br>张少琳说的是斩钉截铁,丝毫沒有商量的余地。<br>「小丹,你陪你哥进屋。点一下熏香。再把那只大捅拿出来给你哥!」<br>陈桂香一边收拾着碗筷一边说道,看着女儿髒兮兮的样子不禁皱了皱眉:「<br>你自己也得洗一下!」<br>「好啦!」<br>小萝莉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后做了个鬼脸,笑的拉过张文的手:「走,咱们洗<br>澡去!」<br>一句简单的话听在张文邪恶的思想顿时就是另外的一番意思。洗澡去,还<br>咱们,鸳鸯戏水公的大,母的嫩实在太有想法了,张文无法抗拒妹妹手上小<br>小的力道,心潮澎湃的跟着她走到了一间勉强说是房间,其实就是竹片外边包上<br>一层破布或稻草的小草棚。<br>「哥,我先洗好不好」<br>小萝莉现在才开始感觉到身上的油腻有些难受,看张文还在发傻。摇着他的<br>手撒娇道!<br>「好,好」张文本能的点了点头后走了出来,刚才稍微的冷静了一下,说到<br>底小丹还是自己的妹妹。什麽时候自己也变得那麽沒人性了,居然居高临下的看<br>着妹妹领口处露出的皮肤意淫起来这样不好,真的不好!<br>「哥,你帮我拿衣服吧!」<br>张文还沒回过神来,妹妹又一声娇滴滴的声音从小小的草棚传了出来。刚<br>转头的时候突然感觉从边丢出来两三件衣物,拾起一看竟然是妹妹穿的衣服,<br>上边还带着淡淡的体温。刚起邪火的时候却看到了妹妹那条小裤头,看起来竟然<br>是大人衣服改的,而且还有些出丝和破裂,不说洗得发白了,甚至都有些洗破了。<br>头脑又是嗡的一下。<br>再沿着一看,由于草棚底下在小腿这沒什麽遮掩的地方,可以看见妹妹一对<br>细嫩纤细的小腿在那动来动去,分外的惹火。哗哗的水声响起张文才知道边那<br>个盖着木片的地方应该就是一口井了,想想近在咫尺的妹妹整个娇嫩的身体沒有<br>一丝遮掩,只要轻轻的一推开就能将她好好的疼爱,心的火腾的又上来了。<br>陈桂香将碗筷洗好以后走了过来,眼见儿子站在草棚外边发着呆不由疑惑的<br>问:「小文,你站这幹什麽」<br>「沒什麽,妈!小丹让你给她拿换洗的衣服。」<br>张文慌忙的回答道,从进这个家门开始脑子一直都在纠结着。道德,禁忌,<br>一大堆的词汇弄得都快沒了思考的能力了!<br>「这孩子!」<br>陈桂香先责怪上了:「让她带你来洗,怎麽她先洗上了。我说说她去!」<br>「不用了,我进屋拿一下衣服。」<br>张文拉住了妈妈的手后说道。<br>「行,你快点!」<br>陈桂香也不想有他,语气满是疼爱的说道。<br>见母亲跑到棚子边罗嗦上了,张文深怕再呆下去看见一些不该看的到时候自<br>己怎麽死都不知道,赶紧逃跑似的朝屋跑去,一屁股坐到炕上以后忍不住用手<br>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这一脑子的漪念怎麽都挥之不去。一会是妈妈俊俏成熟的<br>风韵,一会是姐姐秀美娴静的小脸。还有妹妹那双精致小巧的脚丫子,交织在一<br>起让张文不自觉的,硬了。<br>「小文,你快去洗吧!」<br>张文天人交战的时候,陈桂香拉着只围着一张布单,满脸乐意的小女儿走了<br>进来。<br>张文擡眼一看,心暗暗叫苦啊。好不容易才把人性恢复了一点,眼下妹妹<br>娇小可人的身躯却直勾勾的挑战着自己的心髒。湿漉漉的黑色头发,脸上可爱的<br>委屈模样,毛巾包裹下细嫩的身体,肩膀处露出的洁白皮肤,每一处都在透露出<br>深深的诱惑。这简直是在要人老命啊。<br>「赶紧去洗吧,一会天凉了就不好洗了。」<br>陈桂香见儿子的表情很痛苦的样子,心一阵的紧张。赶紧放下女儿的手后<br>走向前,一把摸上了张文的额头:「奇怪,沒事啊!小文你怎麽了」<br>张文鼻血都快喷出来了,母亲站着的时候胸口正好到自己的头部。眼角只是<br>稍微的一擡就能看见她那半新不旧的灰袖杉下,竟然沒有穿任何的。甚至可以隐<br>约的看见两团柔软的肉上那一小颗点缀一样的小樱桃。<br>「沒事,我这就去!」<br>张文是进屋像在逃跑,出门也像是在逃跑。坐在那闻着妈妈的体香看着妹妹<br>的可爱,这种诱惑是个人就受不了的。<br>一把沖进了小草棚后,张文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是磙烫的,把衣服脱掉了丢<br>到边上,赶紧打井盖打开后迅速的打了一桶冰凉的井水浇到了身上。冰冷的感觉<br>蔓过全身,热冷一碰撞身体顿时就一阵的机灵,这才感觉自己的体温降低了一些。<br>满是邪念的脑子稍微的清醒的了一些。<br>一桶桶凉水浇过身体让张文发热了一天的脑子稍微的冷却了一下,心不由<br>的有些忐忑。刚才吃饭的时候自己保证的是信誓旦旦,但自己真能适应得了这样<br>的生活吗沒电脑,沒酒吧,沒有灯红酒绿和五光十色的生活。这简直就和回到<br>了原始社会沒什麽区別啊!<br>再细细的一想,下半生如果在这样一个穷山恶水的地方渡过。那自己又能幹<br>些什麽出海捉鱼这事绝对幹不来的,人家渔民幹了一辈子都沒办法发家制富。<br>这一带除了虫子就是杂草丛生的山丘,似乎也沒別的可以开发的资源。<br>想来想去张文是一阵的头疼啊,盡管手有点钱。在这也算得上是一笔天文<br>数字,但是总不能坐吃山空吧!既然决定留下来就必须找个事情做一下,要改善<br>家的生活。还要让自己过得沒什麽压力,这事似乎就有点太难了!<br>想了好久还是沒办法整理出一个头绪来,张文习惯性的刚想洗头的时候。到<br>处找了一下却沒有看见洗发水,只有一块已经快用沒的肥皂。咸咸的海风让头皮<br>有些发痒了,感觉特別的不舒服!<br>「小文,你怎麽不拿衣服就出来了。」<br>这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张少琳手拿着从张文包裹翻出来的裤头和短裤有<br>些责怪的说道。<br>「姐,你怎麽进来了!」<br>张文慌忙一把捂住了重要的部位侧过身去,有些难爲情的看着一脸若无其事<br>的姐姐。<br>「哟,你个小破孩还知道害羞了。以前你小的时候都是你姐帮你洗的,有什<br>麽地方她沒看过的。」<br>陈桂香突然从后边冒了出来,一脸微笑的说道。<br>「小什麽小,我现在长大了!」<br>张文憋红了脸说道,这都什麽跟什麽啊。TM洗个澡还有来围观的,老子成<br>动物了<br>「好好,你长大了!」<br>陈桂香面对着光屁股的儿子似乎沒什麽难爲情的样子,笑呵呵的递过来洗发<br>水后说:「这也是从你包拿的,你姐说外边的人习惯用这个洗的。怕你沒了洗<br>不好,才给你拿过来的!」<br>「谢谢妈!」<br>张文涨红了脸说:「你们先出去吧,我一会就洗好了。」<br>「这孩子,大妹!咱们先进屋吧。」<br>陈桂香摇了摇头后拉着还一脸偷笑的大女儿走了。<br>张文有些哭笑不得的赶紧把那扇小门关上,心扑腾扑腾的直跳。这还是自<br>己第一次被女人给看光了,沒想到却是这样的情况。扫兴啊,慢慢的把手放开后。<br>盯着自己的兄弟,硬得发疼的状态。心不由的感慨,这是自然现象,绝对不是<br>自己有了邪念。<br>想是这样想,但张文还是感觉到唿吸有些灼热。尤其是妈妈漫不经心的扫过<br>自己下边时那种满是笑意的眼神。想想心更是觉得火气又烧了上来,忍不住挤<br>了一点洗发水后,伸出手抓住自己的兄弟,慢慢的动了起来。<br>随着一伸低沈的恩哼声,张文把憋了一天的火全发泄了出去。腿了几下后,<br>看着竹片上自己的百万字孙,不由的想到底什麽时候才能真刀真枪的来上一回。<br>叹息了一声,继续洗了起来。盯着自己只能算中等偏上,差不多15CM左右的<br>兄弟。心想什麽时候才能真正的体验一下肉味。<br>匆匆的洗完以后,刚走出小草棚感觉微风略过身体。顿时就有些凉意,白天<br>那麽的热。晚上却是这样的凉快,这样的天气似乎也不错。心稍微的平静了一<br>下后走进了屋,屋点着一盏不知道是什麽油弄的油灯和一盘熏香,气味还算<br>不错。和外边的蚊虫横行相比,显得安静了许多。<br>「妈,咱们也去洗吧!」<br>张少琳见弟弟洗完了,朝陈桂香说道。母女俩经常都是一起洗澡的,倒不是<br>说爲了节约水什麽的。只不过是家都是女人,洗澡的时候都是晚上,一起洗比<br>较有安全感。<br>「小文,你包其他东西都沒动。你自己整理一下吧,太乱了!」<br>陈桂香说完就拿起了换洗的衣服和女儿走了出去。<br>张文这才看了看自己的包裹,确实有些乱!不过也是懒得去整理,小妹坐在<br>炕桌边上津津有味的吃着布丁,巧克力盒子早就空了。布定也所剩无几,看来她<br>们已经迫不及待的享用了。<br>「哥,你这瓶是什麽」<br>小丹突然从桌下拿起一个瓶子问道。<br>张文刚想说,沐浴露你都不知道啊。但马上就停了,细想一下家连洗发水<br>都沒有。又怎麽会用沐浴露呢,何况小妹不认得字,也看不懂上边写的是什麽。<br>这样的话说出来有些太伤人了。<br>「那是洗澡用的,可以把皮肤洗得香香的。」<br>张文认真的问:「小丹,平时你们洗头都用什麽洗啊」<br>「淘米水啊!」<br>小萝莉一脸天真的说道。<br>「哦!」<br>张文哦了一下后,心越发的难受。拿过沐浴露后,和她说了一下使用的办<br>法:「小丹,你把这给妈妈送过去吧!」<br>小萝莉似乎被沐浴露特有的香味吸引了,看了看自己身上还围着围巾。有些<br>不好意思的问:「哥,人家也想用一下好嘛」<br>「好,洗完了我的小妹肯定香喷喷的!」<br>张文知道她的想法,大概是把这东西当成了什麽稀罕物了吧!心一颤后温<br>柔的摸着她的头说道。<br>「好哦,谢谢哥!」<br>小萝莉高兴的欢唿了一声后跑了出去。<br>自己一个人坐在炕上,张文心这时候倒是平静了不少,一边抽着烟一边打<br>量着空荡的屋子,破旧的物件。不知道爲什麽总有种想哭的感觉,心仔细算了<br>一下。如果把妈妈她们带离这个破地方的话,凭自己那点钱绝对沒办法安身立命<br>的。难道真得在这个地方过一辈子<br>想想都觉得要疯了,张文正惆怅的时候。突然听见院子传出了一阵诡异尖<br>锐的笑声,悠远回荡。让人毛骨悚然,尤其是时不时咯咯的几下,更是让人觉得<br>特別恐怖。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