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目前我还是新人,希望你们可以帮帮忙给我按个心心﹒﹒﹒﹒﹒ 让我可以顺利成为正式会员 谢谢<br>1.初遇凌薇<br>首先我要说的是这些全都是真的,靠记忆拼凑,绝对相差不了多少,还有別怪我太罗嗦,我是像写日记般的描述,更详细一些。我叫阿浩,22岁大学生,在外面和很要好的朋友租了一间房子,每天都浑浑噩噩地过。自上两年跟前任女友分手之后一直单身,承认当时确实伤得很深以至于做了宅男好长一段时间,习惯了,一直到现在。就跟大部分宅男一样,整天沉迷于打电动,看A片过着打手枪生涯。感觉好像也不坏,至少不会被伤害嘛哈哈(觉得这样说有点悲哀 =_=|| )<br>说起我的前任女友,长得不算太美,就是那惹火的身材使我能够为她精盡人亡,之后被我的一个不太熟的朋友拐走了,对我来说简直就是耻辱啊啊啊~ 那段时间每天晚上想着我那正翻的女友被那个人渣用各种各样的姿势干着...泪崩啊。所以说,这么久沒尝过做爱的滋味其实我已经是压抑了够久的,只是逼自己盡量別去想。<br>直到那一次,我们隔壁搬来了两个妹。其中一个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晚上,我跟我的两位室友吃完宵夜后回家,看见她刚好出门。运用多年来练成的眼睛扫瞄记忆了一遍,那次她绑了一个长长的马尾,棕色的头发,刘海全绑在后面,稍微化了一点淡妆,时尚的打扮,一身黑色连身短裙加上一对高跟鞋,只能说第一印像真的是正翻了,眼睛不算太大,不过很有神,记得她眼睛水汪汪的,嘴唇水水的,皮肤超白,她那时候稍微蹲下想调整好高跟鞋,大腿看起来水嫩嫩的,身材偏瘦,但是胸部看起来很不错,之后跟室友讨论过一致认为有C接近D罩杯,哦麦咖。她看到我们,轻轻笑了一下就走了,应该是去夜店吧。当晚我就偷偷的把她当成我睡前的娱乐嘿嘿。至于另外一个妹,我想就这样跳过了,好吗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话,总之就是上巴士一个人坐两个位子的那类生物。<br>之后我们都蛮常碰到的。我们房子都有个阳台,有时候晒衣服会碰到。第一次看到她晒衣服的时候,最有印像就是她前面的刘海放下来了,阳光照在她身上棕色的头发看起来更耀眼,反而觉得看起来更清纯美丽,穿着紧身T加短裤,稍微露出一点腰部,每次视缐对到她都只是笑一笑,真要命。室友都会开玩笑说那大腿摸整晚都不会腻,我们三个男子汉都因为隔壁搬来的邻家正妹有了一点点不一样。像晒衣服的次数增加,每次回到家门口都故意慢慢拿钥匙开门,想看看会不会碰到她,真恶心啊这班色鬼。<br>有一天我回到家,其中一个我们叫他排骨的室友用极度恶心欠揍的表情向我炫耀说他刚刚在门口跟那正妹聊了好久,笑得好开心,但是我怀疑其中有吹牛的成分哈哈!(我怎么这么小人之心)才知道那女的叫凌薇,20岁(好正的年龄!)是附近学院的学生,修室内设计之类的。排骨说原来她非常的谈得来,说了一句「她好friendly哦~」可见这个死排骨当天非常的愉快,真想用恶魔风脚了结他。听到这些使我对她越加感兴趣,也很悲愤,隔壁有这样的一个正妹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哪怕只是跟她做朋友,其中当然交杂着一些很坏的想法哦麦咖。<br>幸运的一次近距离接触就是有一次凌薇跟她另一位室友...好吧貌似叫杰西卡什么的 靠妳有资格用酱可爱的名字吗啊~(干嘛啊我开个玩笑嘿嘿)两个人跑过来说厕所好像有什么问题,排骨第一个沖到她们家,我跟另一个室友阿峰跟在后面,结果原来是马桶沖水有点问题,沒两下子就搞定了。第一次看到她们的房子,一人一间房,厕所共用,当我们进到厕所的时候闻到一阵沐浴露的香味,好香啊,心里在默默的幻想着凌薇洗澡的样子。然后她们礼貌性的邀我们坐下,请我们喝汽水,一方面也是想打好关系下次可以帮忙些什么的吧。像我们的一样客厅好小,蓝色的小沙发靠着墙壁,还有两张小椅子,一部小电视,看起来整体品位不错,一定是因为凌薇的关系,我们就算怎样宅也自认是有基本品味的宅男!之后接下来的日子我们都相处得不错,越来越熟之余也了解了凌薇的不少。她有男友,自从他出国留学一阵子后基本上沒什么联络,就像沉默分手了。貌似她是夜店咖,不过后来听她说那是大学生活交际的一种方式,有时候她也觉得累不想去。<br>后来一个晚上,令我们几个男子汉热血沸腾,心痒难耐的难受,我几乎失眠到天亮。记得那时候应该有2,3点了,其实我们也准备关上使命召唤去睡了,但是关掉电脑后才发现我们超饿,所以猜拳看谁下去买面吃。我输了。<br>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我的表情定住了看着里面,先是看到熟悉的凌薇,满脸通红,头发散乱,刘海遮住半张脸,低着头,她醉了,胸口及半粒乳房都呈粉红色,因为左边还是右边的吊带掉下来了,加上是深v,隐约看到她的胸部好挺形状好正,我看的口开开的,然后看到旁边抱着她的一个男人,看上去微胖,好啦算是型男,接着就注意到他的手抱着凌薇的细腰抱的紧紧的,衣服裙子都被弄乱了,抱着腰的手腕压着凌薇裙子后面撂了上来,清楚地看到雪白修长的美腿,如果当时我在他们后面的话肯定完全清楚地看到凌薇的里面到底穿什么样子的内裤。那男的貌似也醉醺醺的瞪了我一下,抱着凌薇慢慢地走到她的房子,很明显凌薇沒发现我。我假装进电梯,按住开门,在里面等(靠 真觉得自己很幼稚)「嗯...」我的天,是凌微的呻吟声,我的东东爆青筋了,接着听到接吻的声音一阵滋滋滋一阵嗯嗯嗯的,像是激烈的舌吻,我偷偷把头伸出去,那个幸运的家伙一边接吻一边大手抓住凌薇的翘臀大力揉捏,(凌薇的屁股真的翘的要人命)记忆中深紫色蕾丝丁字裤完全展露在我的视缐中,我心跳的好快,好快。那猪男望过来,我好像是用双脚跳回去的,真沒出息,真不懂我需要这么的慌吗<br>开门声,关门声,我慢跑的跑回去。排骨和阿峰看到我两手空空的就要干吊我,我把我看到的告诉他们,接着就是三个可悲的宅男隔着墙壁专心地听隔壁有什么动静,我们知道隔壁就是客厅。(你们不知道如果在现场的话是有多么的刺激)开始像是撞到什么的声音,接着有很小声的说话声不知道内容,接着静了一阵子,我们失望的以为他们进去房间了,就要放弃窃听「啊...」很销魂的呻吟,又是一阵寂静,「嗯..........」这次很小声,不过肯定是凌微的呻吟声,长长的嗯了一声。我们三个对望,心里想的应该差不了多远。<br>”他们要在客厅搞吗”<br>”杰西卡大姐在房间耶~”\'<br>”玩这么凶哦”<br>”真想沖过去多P!”<br>等等。<br>「嗯...嗯...」<br>声音越来越接近,真的,我们确定当时凌薇一定很靠近墙壁,甚者趴在墙壁上,因为我们连喘息声都隐隐约约听得到,虽然非常困难,也就是说他们一定是在那蓝色的小沙发上。幻想着凌薇被抓住小蛮腰,涨红的脸贴在墙壁上,头发散乱的披着脸,跪在沙发上翘起屁股被那猪男狠狠撞着充满弹性的屁股,如果当时那两个混球不在的话我肯定脱掉裤子爽一番。凌薇的呻吟声「啊...」接着应该是沙发脚跟摇摆的声音。「啊...啊...嗯...」我的妈呀他们真的在做爱!很小声但是绝对沒有听错,当时觉得很兴奋,又有点不知道吃什么醋。之后两个人不知道在咕噜什么,接着隐约听到砰地一声,猜测是关门声,他们进去了,结束了。我们各自回房间,我是自己住一间,排骨和阿峰一间。打得最激烈的一次手枪,射的一塌煳涂之后睁着眼到天亮。<br>之后得知那男的是当晚在夜店认识的,还以为是男友,这才知道凌薇有多开放,也激起了排骨接着展开了勐追凌薇的日子。<br>2.上了凌薇,主角不是我<br>再来的一个月都沒什么特別的事发生,就有时候我们会去凌薇家玩,她们有时候也会过来。虽然说凌薇好像也沒正面答应排骨不要脸的追求,但是不知道从几时开始他们已经很亲密了。坐在一起的时候屁股贴着屁股的地步,有时候我也注意到那混球假装吃凌薇豆腐,像手假装不小心碰到凌薇的胸部,有时候排骨故意大力一点,凌薇竟然笑嘻嘻的说他好讨厌坏坏之类的。他妈的真羡慕,每天看着这些,我体内的欲望已经快要爆发了。<br>我觉得排骨真的走狗屎运,有一晚,排骨接到凌薇的电话,她喝醉了,问说可不可以载她回去,排骨有一部他老爸的旧车子,排骨二话不说,对我打了一个惹人厌的眼色,咻的一声不见了。看着钟,已经接近一个小时了他们还沒回来。(之后才听排骨说的,原来醉的厉害的凌薇在车里骚得不得了,问排骨是不是真的很喜欢她,想不想要她之类的。靠!我承认我超妒忌的。最夸张的是凌薇一直用手隔着牛仔裤磨蹭排骨的肉棒,排骨受不了,随便找个地方停车就把凌薇拉过去然后超色的舌吻,排骨说凌薇的嘴巴超湿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突然凌薇推开排骨,然后用超妩媚的眼神看着他,之后头慢慢地往下,用牙齿帮排骨拉开拉链!!我听到这里我下面已经硬邦邦的,那时排骨还作弄我大力的抓了我的东东一下看有沒有硬。继续,在这里说排骨也已经不是处男了,但是相信性经验方面还是新手。排骨说真的很爽,吸的好勐,整个口里满满的口水 ”卟滋卟滋”(排骨恶心的做出声音)的,像小穴一样!感觉她好像在吸冰棒。「老公,想要更舒服吗想...尝一下我的下面吗...」对,听说她是这样说的。排骨差点就让凌薇骑上来,但是惊觉当时那里有不少人烟,不行不行,就说「回家干吧。我今晚要好好尝尝」)<br>说回来,当时我还在等他们的动静,不久就听到他们笨拙的脚步声,一些喘息声,接着就听到隔壁关门声。<br>卟 卟 卟<br>我的心跳的好快,贴在墙壁听到沒动静!之后我站在那里足足5分钟。”我现在要干什么”我这样问自己。记得那晚阿峰因为校外教学很累,很早就睡了。我走出外面,心理好希望他们忘记锁门。我手抖的好厉害,身体发冷。「咔」打开了!!那个死排骨沒锁门!(之后他说他故意的,管他是故意还是忘记)我望着房子里面一下子不敢进去。「嗯...啊...好大...你的好大...好喜欢老公的...嗯...」我快昏倒了,沒怎么想杰西卡大姐会不会突然跑出来或怎样,我慢慢掂起脚一步一步慢慢靠近凌薇的房间。「老公...再凶一点...哦...强奸我...啊!顶到了...啊...天啊...」听到的大概是这样。这些日子我已经慢慢将清纯的凌薇的印像慢慢抛开了,现在简直就认为她完全就是一个放荡的婊子。<br>他们沒把门完全关掉,我通过门缝可以清楚看到靠在墙角的床,他们正好斜背对着我,看到排骨裸着屁股狠狠摇动着腰,身上还穿着T恤,瘦小的凌薇已经一丝不挂的趴在床上,上半身被排骨用力压着,屁股高高地翘起,像母狗一样被插。好像做梦,这种事情竟然会发生在我眼前,那种心情不知怎么形容,兴奋,紧张,妒忌,沖动挣扎等全交杂在心里,好想上去一起干凌薇,反正她喝醉了,但我沒有。「啊...啊...好舒服...老公的鸡鸡...每晚...每晚都要...啊嗯...」我的手磨蹭着肉棒,好激动。「好...好啊,每晚都要插老婆的淫穴...啊...紧...好爽...好湿...」排骨加快抽插速度,在我这里都可以隐约听到淫水磨擦阴道的声音,好淫荡,卟滋卟滋的,可见凌薇是真的很湿。「操...要射了...啊...」排骨顿时停住不敢动,开始我还以为他竟然内射!接着看他低头勐添凌薇的背,双手绕到前面使命揉捏她的胸部,腰部一直沒动。「老公...不要停啊...干我...」「我怕我射进去啊宝贝...」靠,你做梦都想着可以内射吧,我心想。「嗯.......不管不管....」凌薇自己摇动着腰部享受着...「啊啊...」排骨突然勐地把肉棒拔出来,他应该是射了一点出来。凌薇转过身对着排骨想看怎么回事。「我射了一点出来...」排骨说。「嗯....老公好差劲喔...老婆还要...」真想这个时候沖过去。排骨喘着粗气,好像要插不插的「可是现在再插进去怀孕怎么办」凌薇看着排骨硬邦邦的鸡鸡好像是笑了,接着用手帮他打手枪。我看不到20下只听「射了射了!啊妈的!可以射在...脸上吗」凌薇也沒说不行,排骨也很急了,自己抓着肉棒向着凌薇的脸准备要发射了,只见凌薇的头向旁边一闪,排骨全射到了凌薇的脖子,可以看到顺着流到胸部,排骨射了...好多。我稍稍的走了出去,回到自己房间又开始疯狂的打手枪,把刚刚沒发洩的全射在房间墙壁上...<br>之后凌薇也好像沒有真的跟排骨在一起,不过关系还是越加亲密就是了,时不时排骨都会跑过去一去就是第二天才回来,这不是炮友是什么写到这里眼睛快闭上了,先去睡了。托排骨的福,真正让我永生难忘的在后头。下次有机会再写。<br>3.排骨让我上凌薇<br>本来是我自己一间房,排骨和阿峰一间,因为凌薇那一阵子频繁的过来和排骨过夜,阿峰被多次的赶去我的房间,慢慢的就变成我跟阿峰一间房了。几个月过去了,排骨和凌薇做爱的淫声浪语都听习惯了,甚者与一些他妈的淫语。<br>「啊啊...再多一点...啊啊...啊!不要停...」<br>「宝贝,我看一根肉棒喂不饱你吧...啊想要尝尝其他肉棒吗宝贝」<br>「好啊...谁都可以...只要老公想看的话...我随时打开双腿让他享用我」<br>「啊...!看你贱的!啊...!射了射了...」<br>看来是爆酱了。<br>当时多么希望那是真的,不过想那排骨就算再怎样豪放也应该不会真的让其他人享用她的女人,虽然说他们不是真的在一起。突然想到杰西卡大姐也挺可怜的,一个人孤零零的。<br>不久后就是1个多月的假期,阿峰那死板相回老家了剩下我跟排骨。一天早上我和排骨两个吃早餐,凌薇还有课。听那混球一直在炫耀他和凌薇的事,说着说着我开始不耐烦正想要叫他适可而止。<br>「诶,想要吗、」<br>我看着排骨,克制自己的表情,装傻的问「什么啊」<br>「我问你想要干她那水穴不!再给我装啊!」<br>「听你在放屁!」心里很激动,差点笑出来。<br>「真的啦...凌薇这骚货,基本上就是玩具,你懂吗」<br>我正好奇排骨的话能确信的程度,接着他说了一堆好像他很想得开似的话,说凌薇只是当他玩伴,竟然这样他也不会对她付出真感情。其实我也可以隐约感觉到排骨的不甘心,因为在排骨和凌薇玩在一起这段时间我们也知道凌薇好几次的带其他男人回家过夜,有些还貌似比我们年纪大不少。「怎样阿峰刚好不在,就你跟我。」排骨淫笑。我心里激动的想抱住他,好兄弟!<br>当天晚上排骨去接凌薇放学。当凌薇在我们浴室洗澡的时候排骨匆匆跑到我房间叫我照计划行动,就是先躲到他房间的衣柜!我被精虫沖昏了头脑,也匆匆躲进了排骨房间的衣柜,通过衣柜斜缝可以看到外面。听到在客厅的浴室开门声,接着凌薇走了进来,身上穿着排骨宽大的黑色T恤,坐在床上吹头发,那沐浴露的香味散开了整个房间,好香,想到她已经把她的小穴洗干净,我下面已经硬的受不了了。排骨从后面抱住她,开始揉捏她的胸部,亲吻着她的脖子肩膀,当时我祈祷千万要一切顺利。<br>无论如何今晚我一定要插进凌薇的小穴!<br>排骨把凌薇压到床上,脱掉她的T恤,扯掉内裤一下子把她脱个精光。排骨又吻又舔着凌薇的全身,耳朵到脖子,嘴唇,腋下,接着那对让人爱不释手的白奶,手指已经插进凌薇那貌似已经湿了的水穴在大力的抠着。<br>「老公,门,门啊...先关门...不然不给你!」<br>「家里就剩下阿浩,他要是看到了就给他看。」接着又把头埋在那对白奶中间吸允。<br>「嗯~不要啦...老公关门,快快。」<br>「你说过如果我要看的话,你就打开双腿让人进去这里对吧」(排骨的两根手指大力抠了几下)「现在只是让他看一下又怎样」<br>「可是...可是...」<br>「贱货,看你湿的,兴奋了吧给我装啊!今晚我就让全部人都看到你放荡的摸样!」<br>排骨有点暴躁,一只手大力的把凌薇左手抓住,另一只手把床边的小柜打开,在里面拿出一把手铐!我心想排骨,真有你的!<br>「老公你怎么了你坏坏哦,东西都准备好了...」<br>接着排骨就这样把凌薇的一只左手铐在床头架上了。<br>「啊..老公不要...」<br>排骨的手掌在凌薇的阴道口来回磨蹭。<br>「妈的,有够湿的,听到我说让人干你很兴奋是吧」<br>排骨又从柜子里拿出摄影机。<br>「啊,你要拍哦」凌薇直直盯着排骨。<br>「诶,出来。」排骨望向衣柜。<br>当时我吓傻了,躲在衣柜几秒钟不敢出来。<br>「靠你睡着了哦」<br>我看着凌薇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衣柜,当时真有点后悔做这样的事,我慢慢推开衣柜走出去,头发额头已经冒汗了。<br>「啊~XXX!」凌薇叫了一声,接着喊出了排骨的全名,但是出乎意料的,她看起来不像生气,而是羞涩地笑着好像想把头埋进枕头里,一只手被拷着,另一只手遮住胸部,双腿夹的紧紧的,身材一览无遗,真是尤物啊。<br>「浩哥,怎么啦像块木头似的」排骨诡异地笑着说,接着望向凌薇「宝贝,可以吧今晚我们玩疯一点,让我的兄弟好好玩玩你」<br>「不行啦...」看不到凌薇的表情,但听得出她的确很害羞。<br>排骨不理凌薇的反应,对我说「来啊,像这样!」看着排骨用力把凌薇的双腿打开,快速地把头凑到凌薇的小穴由下至上的舔着,像舔冰淇淋似的。<br>「啊...啊...喂...真的不行...哦...死排骨不要...」<br>看到这样的画面我终于爆发了,长久压抑的情绪一下子爆发了,连忙脱掉裤子内裤,走过去推了一下排骨要他走开,我头脑空白,只想着要发洩,就整个压了上去,狂吻着凌薇的身体。<br>凌薇的香味,身体的温热,我什么都不管了!管他以后会发生什么事!<br>排骨发出诡异的笑声「哈哈!对!干她!让她知道自己有多放荡!」原来他已经在拍着,我也不管了,颤抖的双手狠狠的抓住凌薇嫩滑的白奶使命揉捏,我的龟头也刚好顶在她的阴道口,才真实的感觉到她已经完全湿透了,都流到外面了,我睁大双眼再也等不及了,我忘情的叫了一声一下子插到底。<br>「啊!不不!阿浩!啊!別一下子...哦!」凌薇一只小手想把我推开,我把她压住,接着就是一阵狂插。<br>「啊啊啊...阿浩...不要...真的,好羞人啊...啊不要...不要拍...哦...」排骨已经特写着凌薇已经红润润的俏脸。<br>排骨突然把摄影机放到床边,正好拍到凌薇的右脸和我们交媾着的下半身,然后走出房间。<br>我当时沒在管排骨,只知道盡情享受着凌薇,深怕这是最后一次。<br>「阿浩...啊!好硬哦你的...」<br>「喜欢吗凌薇你也好湿...好紧...吸得好爽...」<br>一定是太久沒做爱了,到这里我已经是极限,拔都来不及拔,就这样射了进去,我终于明白排骨早洩的原因,凌薇的小穴实在是...太正点了。<br>「完了,射进去了,对不起...」只见凌薇的侧脸脸色红润的喘着气,闭着眼沒回答,也不知道是不想回答还是太舒服了。<br>「来玩点刺激的。」排骨跑了进来,我慢慢地把肉棒拔出,肉棒难受的很,排骨这鸡巴男竟然拿了一盘冰块进来,我跟凌薇当然知道他想干什么。<br>「哦...拜托...別这样...我真的会生气...」凌薇眼眶好像红了,但又不像。<br>排骨问凌薇这样的玩咖有沒试过玩冰,凌薇摇摇头。<br>「真的沒试过那今晚就是你的第一次。」<br>排骨两手各拿一块冰块,放到凌薇的乳头轻轻点了一下,只见凌薇整个身体颤抖了一下,娇唿了一大声,凌薇伸出沒被拷起的右手推掉了排骨的冰块。<br>「阿浩,抓住她的手。」我挺者慢慢软掉还残留着一点精液的肉棒,照做了。<br>「你不听话,要处罚你。」排骨捡起掉在地上的两颗冰块,放到凌薇的乳房,两手掌打开把冰块压在凌薇的乳房上。<br>「啊!天啊...好冰...求求你...住手...不要这样...真的...別再玩了排骨!」<br>的确,可想而知这样直接把冰块放在敏感的乳房上是有多么的难受。<br>可能因为体温的关系,冰块沒两下子就融化成小了一半,只见排骨拿着冰块往下移,把两颗冰块放在一只手掌上,一下子塞进了凌薇的阴道。<br>「哦...哦...天啊...」凌薇一只手被拷着,另一只手被我压着,沒办法反抗,只好把头摇来摇去,好淫荡好性感。<br>「爽吗宝贝应该不会太冰吧。」排骨接着把手指挖进去抠了几下,淫水连着冰块融掉的水一起挤了出来。<br>「哦...」凌薇超销魂的表情出现了,闭着眼睛紧锁眉头,是很享受的表情,我的肉棒又挺了起来。我吻住了凌薇小而饱满,樱桃般的嘴唇,太棒了,她沒有抗拒,迎合着我的热吻,她眼睛微张,发出「嗯嗯嗯...」的呻吟声,我们的舌头已经纠缠紧贴在一起了,我把压住她的手放开,移到那对让我爱不释手的白奶揉着,一手撑住床头,好爽。<br>排骨感觉放在凌薇里面的冰块已经完全融化,便再拿起一颗冰块在她的小穴周围转圈圈,甚至于肛门口。<br>「哦啊...哦哦...」凌薇伸手想盖住阴部,被排骨粗鲁地抓住,接着凌薇想夹紧双腿,排骨就在凌薇胯下用脚把她的腿撑开,再继续玩弄着她的小穴。冰块又融了一些,排骨又一次地把冰块推了进去,伸手又拿了一颗直接塞了进去。<br>「啊!好冰!哦...求求你...真的不要了...老公...饶了我...」<br>排骨喘着粗气,显然也已经等不及了,拉开拉链把短裤内裤脱掉。<br>「那我给你温暖温暖」把早已硬挺的肉棒插了进去,排骨应该也感受到冰块的冰冷感,连连叫爽。<br>「啊操...好爽...这骚货的淫穴更爽了...」<br>凌薇荡人心魂的浪叫声让我受不了,我拿起排骨的摄影机拍了起来。<br>特写着他们结合的地方,现场看真是视觉震撼,画面里凌薇的阴道频频挤出了一波又一波的淫水,融合了冰块融掉的清水。<br>「啊啊...啊.....慢一点...我不行了....」凌薇明显的第一次高潮了。<br>我把摄影机交给排骨,跨坐在凌薇身上把她的头稍微调正,凌薇好像已经意识模煳,眼神朦胧,我就直接把肉棒塞进她的嘴里,直达喉咙处,享受着她温热湿润的舌头及嘴唇内侧。<br>「嗯嗯...」凌薇完全在享受着这次的乱交,把我的肉棒吸的紧紧的。<br>听到排骨啊了一声,拔出肉棒喷了凌薇一身,半透明乳白色的精液就射在那对白奶上,肚子周围,很记得连我的背也沾到了一些,真有够恶的!!<br>排骨离开了凌薇,有点半透明白色的液体连着融掉的冰水流了出来,可能是我刚刚射进去的。我还在忘返的享受着凌薇上面的水洞。<br>「到你了。」排骨又拿了两三颗冰块直接塞进了阴道里。「试一下,真的很爽。」<br>当我插进去的时候,跟想像中有点不一样,里面也不是想像中的冰冷,只是沒那么温热罢了,可能凌薇的阴部实在是太热辣了,然后碰撞冰块的感觉也不是很强烈,感觉很快速的就融化了,不过就一句话,真的很爽很爽,一波又一波的潮水喷出外面,感觉很棒。<br>凌薇放浪的大声淫叫着,我想如果有谁经过我们的房子肯定能清楚地听到这婊子的淫声浪叫。<br>凌薇左右摇摆着身躯,又一次的高潮了。<br>我也受不了了,凌薇无力闪躲,一堆温热的精液就喷在了她的俏脸。<br>终于!颜射!<br>我想把肉棒塞进她的嘴让她舔干净,看她紧闭的嘴唇,也不想硬来了。<br>完事后我悄悄回到我的房间,很满足。听了听隔壁沒什么动静,很累的睡着了。<br>之后排骨和凌薇的关系竟然好像更亲密了...<br>每次凌薇看到我都好像沒事发生一样,然而我每天期待着排骨下一次的乱交唿唤...